当前位置:知识库 > 休闲 > 正文

秦始皇看不起全国的女人,为何却对寡妇清如此尊敬?

2020-05-07 122

秦始皇(前259年—前210年),嬴姓,赵氏,名政。秦庄襄王之子。[1]出生于赵国都城邯郸,十三岁继承王位,三十九岁称皇帝,在位三十七年。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战略家、改革家,首位完成华夏大一统的铁腕政治人物。建立首个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曾采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构成“皇帝”的称号,是古今中外第一个称皇帝的封建王朝君主。秦始皇在中央创建皇帝制度,实行三公九卿,管理国家大事。地方上废除分封制,代以郡县制,同时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对外北击匈奴,南征百越,修筑万里长城,修筑灵渠,沟通水系。还把中国推向大一统时代,为建立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开创新局面。对中国和世界历史产生深远影响,奠定中国两千余年政治制度基本格局,他被明代思想家李贽誉为“千古一帝”。

秦始皇作为第一代皇帝,却没有册立第一代皇后,后人将这归纳为秦始皇对女人的蔑视和恨意,原因嘛就是他有个放荡不羁的老妈。但是,在当时却有一个女人,在秦始皇那颗傲娇的心上打开了一个缺口,种下一颗崇敬的种子,并发芽生根。这个让秦始皇崇拜的女人,后人称为巴清,是一个寡妇。巴寡妇清,名清,巴为巴郡之意,姓不可考,遂以巴为姓,又叫巴清。今长寿千佛人,中国最早的女企业家,传说家财之多约合白银八亿万两、又赤金五百八十万两等;也是秦始皇眼中的“一姐”,曾出巨资修长城,为秦始皇陵提供大量水银。晚年被接进宫,封为“贞妇”。

在男权占绝对地位的时代,只有她能与秦始皇平起平坐。关于巴清的形象,在一些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中也有提及,这是一个来自四川的寡妇,也是当时的女首富。正史中对这个女子的记载很少,最权威的记载来自司马迁的《史记》,其中提到“巴(蜀)寡妇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这便是巴清这个名字的由来,巴是地名,就是个来自四川的叫清的寡妇。据说,秦始皇与巴清的相识起源于一桩诬告案。巴清一个女人,经营着夫家祖上留下的丹砂矿(汞矿),生意好得罪了竞争对手,被人诬告说她私自招募武装力量意图谋反,她的家人买通了丞相李斯让其帮着说好话,李斯知道秦始皇因为母亲赵姬与多人私通生子,对天下女子都不怎么待见。

抓住秦始皇这一痛点,李斯对症下药,说这个叫清的寡妇多么多么守贞节,夫死不嫁,还主动操持起夫家的生意,孝敬公婆等等。这让原本觉得天下女子一般淫的秦始皇,好似在黑暗里发现了一点亮光,亲自下令彻查了这起诬告,对寡妇则极力褒奖,甚至在自己身边给她设了个座。从此,巴清与秦始皇来往密切起来,千万别小看这个寡妇,要是当时有个富豪排行榜,她绝对是全国首富,因为她手里几乎垄断了当时的丹砂业。首富巴清,对秦始皇也是非常支持。秦始皇修长城,她拿出了自己的大部分家产。秦始皇建骊山陵墓,她承包了所有的水银供应。

身为富婆,守寡多年,从不淫乱,又能对秦始皇这么支持。这与秦始皇的母亲赵姬,形成了鲜明对比。恨透了自己母亲并由此顺带恨天下女人的秦始皇,简直将巴清当成了女神,有些网文说巴清是秦始皇的情人,这是无稽之谈,以秦始皇的地位权力和手段,要是喜欢完全可以将巴清收入后宫。但是秦始皇不会这么做,因为巴清是他心目中最后一块圣地,他对巴清的敬重可以说不是敬重其本人,而是对贞洁的致敬。巴清晚年,去见秦始皇时受到的不是君臣仪式的觐见,而是作为客人享受到宾主之礼的接待。秦始皇还给她建了块贞节牌坊,在她死后,又建了怀清台纪念她。现在,重庆还有巴清的墓,还怀清台遗址。

在后世众多的史籍中,都曾记录下这位“千古一帝”与“绝世暴君”跟这个来自重庆的寡妇非同寻常的关系。巴寡妇墓清,是巴寡妇的姓名。她是重庆长寿人,生于秦惠文王设巴郡(重庆)之后到秦朝初年。据说,清出身寒微,少年时跟父亲学习诗书,因为相貌与气质出众,嫁给了当地一位青年企业家。不幸的是,事业有成的丈夫英年早逝,寡妇清不顾世俗偏见,毅然挺身主持起丈夫留下的偌大家业,当时勃勃兴起的开汞炼丹业。因为那时的人们沉迷于寻求长生不老之药,尤其是秦始皇兼并天下之后,作为炼丹用的原材料丹(朱)砂供销两旺,而且秦始皇耗时费力的庞大皇陵地宫工程需要无法估算的水银,看准商机的寡妇清,很快将自己生产销售网络遍布全国,成为当时的丹砂业垄断企业,富甲天下,“僮仆千人”,前来投靠打工的人更是成千上万,其实力足以与万乘公卿分庭抗礼。

先富起来的寡妇清不仅为富能仁,全力以赴搞好劳工福利待遇,积极扶贫济困,还组建了庞大的私人武装保护一方平安,被乡人奉为“活神仙”,并被作为成功民营企业家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尊崇。封她为“贞妇”。并感她年岁已高,并念她在乡下孤寡无后,诏她住进皇宫,给以公卿王侯的礼遇。从此,巴寡妇清的事迹“名显天下”。秦始皇按清的遗愿,将其灵柩运回清的家乡,厚葬于长寿龙山寨,在墓地修建高台,并亲笔题写了“情清台”,寄托自己无限的哀思,表达对清的怀念和敬意。长期以来,以农业生产的历代王朝都对工商业加以打击和节制,因此历来对寡妇清及她与秦始皇的关系都褒贬不一,连思想激进的王安石,也嘲笑“兼并乃奸回??秦王不知此,更筑怀青台”。到了手工业相对发达的后明时期,人们才开始正视寡妇清的成就和伟大胸怀,明末诗人金俊明就有诗云:“丹穴传赀世莫争,用财卫国能守贞。龙祖势力倾天下,犹筑高台怀妇清。”

这位有感皇恩浩荡的女实业家,到咸阳后不久就卧病不起,几经御医治疗无效,最终客死京城。不知道她如何看待一直守候身边的皇帝,她与他,一个驰骋商海风光无限,一个纵横天下所向披靡。他那么敬重她,让她享受到他的母亲都无法享受的礼遇,是惺惺相惜?还是将她视为一个胸怀天下的寻常母亲?不知道,在清的弥留之际,她在想些什么,她又跟眼前忧伤的皇帝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看着她在眼前渐渐远去,又在想些什么,又对这个看起来像自己的母亲的一样衰老的母亲的女人说了些什么。这一切都将永远是一个迷,而正是这些像谜一样的细节才最富真情,这样的真情永远是被历史疏漏的重要环节。那也许更可能是一语成谶,谁又知道呢?  时至今日,巴寡妇清已经被奉为代表重庆地区巴国、巴郡时期工商业发展水平的标志性人物

相关文章

本周热门
热门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