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神医

中海市,明心医院。

“陈医生,小女子两胸疼的厉害,你快帮人家看看,哎吆,疼死人家了。”

门诊室内,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连衣短裙的妖媚女子正双手抚胸,低喘娇呼地叫道,只见她弯眉微蹙,身姿扭动,透着无限风情,胸前那么雪白更是呼之欲出,让任何男人见了都受不了。

这女子叫林如玫,丈夫刚刚出世,按理说,不该穿喜庆的大红衣服,更不该出来勾搭男人,但她偏偏这么干了,而且肆无忌惮。

“林小姐,你就别来玩我了,我现在正上班呢!”

坐在林如玫对面的陈小天摇头苦笑,这么一个尤物放在面前,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但问题是这里是医院,他是医生。

“我就是喜欢玩你……小天,我的胸真的有点痛,你就帮我看看嘛!”林如玫目光流转。直勾勾地看了陈小天一眼,微微嘟着嘴,学着小女生撒娇。

她的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七八岁,魔鬼身材天使脸蛋,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诱惑,撒娇起来,虽然少了小女生的一分单纯,但却多了几分妩媚。

“我这里又不是妇科……”

陈小天嘴上这么说着,但目光却停在了林如玫的胸前,那两座高峰饱满圆润,摸起来手感肯定不错。

“想摸吗?”大概意识到了陈小天的目光,林如玫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把胸口往前挺了挺,吐气如兰,对着陈小天的耳边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

声音像是一只小猫,挠的人心痒痒的。

“想……”陈小天几乎下意识地说道,但刚一开口,他便突然反应过来,连忙干咳两声,掩饰内心的尴尬。

他实在有些搞不懂这个女的,丈夫刚去世就出来勾搭男人。

陈小天自认为长的还算可以,但也没有帅到惊天动地啊,出身农村的他也没什么钱,现在只是一个实习医生。

像林如玫这样的富婆,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不错,林如玫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富婆,丈夫刚刚去世,给她留下了巨额财产,即便在中海这样的大都市,也能排的上富豪榜,据说她手里掌握着两家上市公司。

要容貌有容貌,要财富有财富,林如玫什么都不缺。

这样的女人,追求者不知道有多少?哪里轮得到陈小天啊!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陈小天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林如玫的丈夫‘张进越’。

林如玫的丈夫‘张进越’是被他医死的!

当然,外人不知道陈小天医死了张进越,要不然,以张进越手下的势力,早就把他灭成渣了。

想到这,陈小天不自觉地摸了摸右手上的青铜戒指,他有一个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这枚青铜戒指可以吸收‘病气’。

人一旦生病,生病的器官就会产生‘病气’,青铜戒指通过吸收‘病气’,可以治愈病人的病情。

但病气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若一下子吸收太多病气,青铜戒指消化不了,这部分病气就会转移到陈小天身上,换句话说,陈小天就会生病。

那一天,陈小天为了解救一个频临死亡的绝症病人,吸收了太多的病气,青铜戒指一下子消化不了,刚好遇到了来医院看病的张进越。

陈小天看了一眼张进越,见对方黑气盖顶,相貌凶恶,便知道这是一个恶贯满盈之人,做尽了丧尽天良之事,他心思一动,便把病气偷偷转移到了张进越身上。

张进越坏事做尽,没有阴德,病气缠体,当天就挂了。

虽然是陈小天做的手脚,但检查结果却是张进越得病而死,与陈小天没有太大关系。

不过,由于陈小天那天接待了张进越,因为这事也被院方警告了,说他面对突发病况,处理不当。

什么处理不当?

其实,陈小天心里清楚,这都是刘主任在背后搞的鬼,为的就是敲打他。

谁让他无意中撞见了刘主任那些见不得光的行为?

索性刘主任只是为了敲打他,没有做的太过分,不然的话,陈小天就来一个鱼死网破。

“林小姐,关于你丈夫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陈小天沉默了一会后,终于开口了。

若林如玫真的为了张进越去世的事情而设圈套报复他,还是提前说开的好。

“陈医生,好好的,提那个死人干什么?他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了,你抱歉什么?难道你还想把他救回来?”林如玫脸色一变,娇媚的脸上布满一层寒霜,冷哼一声打算了陈小天,眼中带着一股恨意和畅快。

“呃?”

陈小天一愣,呆呆地看着林如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女人怎么这么恨张进越?

想也想不通,算了,反正这事也轮不到他来管。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林如玫突然站起身说道。

“好,林小姐慢走。”陈小天终于松了一口气,应付这样的狐狸精简直折磨人,吃不敢吃,不吃又馋得慌。

林如玫踩着高跟鞋,雪白修长的美腿完全暴露出来,伴随着有节奏的‘哒哒’声,向门外走去,但到了门口,她忽然停了一下脚步,转头笑道:“陈医生,晚上我来接你,我请你吃饭。”

“晚上我有事……”

陈小天连忙说道,但话没说完,林如玫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女人倒是搞什么鬼?我把她老公弄死了,她就这么高兴吗?”陈小天嘀咕一声,随即想到了晚上的事情,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他是中海医科大的学生,今年就要毕业了,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谈了两年的女朋友突然有重要的事找他,不见不散,就在今天晚上。

陈小天早已和女朋友约定好时间,今天等他下班以后见面谈,哪有时间和林如玫吃饭?

“陈医生,不好了,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六号VIP特护病房的病人快不行了。”突然,门诊室的门被人撞开,一个小护士慌里慌张地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