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神医

六号VIP病房?

陈小天微微一怔,VIP特护病房的病人非富即贵,听说这个六号病房的病人更是不得了,是院方重点照顾对象,一直都是刘主任负责的。平时,即便他想插手也没机会,不知道有多少医生削尖脑袋想和这个病房的病人套近乎。

“刘主任呢?”看着小护士,陈小天问道。

“刘主任正在做手术,现在没时间。”小护士焦急道,“陈医生,你就快点吧,病人情况很危急。”

陈小天当即也没多想什么,匆匆和小护士一起向六号病房走去。

六号病房门前,站着四个人,其中一个中年女人衣着华贵,满脸焦急地在原地转来转去,她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美女,身着白色牛仔裤,青春靓丽。

在两人不远处,站着两个身穿西装的壮汉,看样子是保镖。

病人情况紧急,陈小天没时间理会这些人,直接向病房走去,但他的手还没有推开病房门,却被那个中年女人拦了下来。

“你是谁?刘主任呢?”中年女人尖声问道。

“我是医生,刘主任正在做手术,现在没时间。”陈小天随口解释了一句,便想进入病房,但中年女人并没有放他过的意思。

“你们医院怎么回事?随便派一个毛头小子?快点,把刘主任叫来。”中年女人大概看见了陈小天胸前的小牌子,上面写着‘实习医生’几个字。

“刘主任在手术室。”陈小天再次解释道,刘主任是专家,别人更信任刘主任,他也能理解,但病人情况紧急,若救治不及时,很可能出现意外。

“我不管他在不在手术室,你现在就把他给我叫来。”中年女人脸色阴沉,嚣张跋扈地说道。

陈小天闻言,心里有些不高兴了,这些有钱人真是难伺候。

“小周,通知刘主任了吗?”陈小天回头看了一眼小护士问道。

“怎么通知刘主任啊?他在手术室。”小护士低声说道。

陈小天听小周护士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他在刘主任手下实习,刘主任在手术室做手术,这个病房的病人情况恶化,小周护士擅做主张就把他叫来了。

不过,病人家属不让他进去,他也没办法。

“既然这样,你们就等刘主任吧!”陈小天说完就想走。

“哎,你这医生怎么这样?一点责任都不负。”中年女人见陈小天要走又不乐意了,怒气冲冲地说道。

陈小天停住脚步,转过身,平静地说道:“我要看看病人,你不让我看,我现在要走,你又不让我走,你让我在这里站着?”

“谁让你站着了?去,快点通知刘主任,我爸要是出了状况,你们医院承担不起。”中年女人盛气凌人地道,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而就在这时,病房里突然传来医疗机器急促的警报声,小周护士吓了一跳,连忙跑进病房,随即又匆忙跑出,喊道:“不好了,病人心跳要停了。”

陈小天闻言,一把推开中年女人,大步走进病房。

“你……你干什么?你一个实习医生,什么都不会,别乱碰我爸,要是出了问题,我要你陪葬。”中年女人气急败坏地说道。

“妈,你就别说了,先让医生看看吧!爷爷他……”年轻美女上前一步,拦住了中年女人。

陈小天没有时间理会这个不讲理的女人,进入病房看了看躺在病床奄奄一息的老者,只见五脏六腑全是病气,离死确实不远了,这口气要是咽了,说不定再也醒不过来。

“小周,准备急救。”陈小天对小周护士吩咐一声,然后立即行动起来。

不过,忙活了半天,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病人眼看着就要死了。

“小周,你去快我的办公室,把我抽屉里的银针拿来。”陈小天一边对病人进行急救,一边对小周护士说道。

“啊?”小周护士一愣。

“啊什么啊?让你去拿你就去,别愣着了!”

陈小天不慌不忙地做着急救措施,他知道,单凭这些急救措施是救不回老者的,若不动用青铜戒指,这个老者必死无疑,而且一定会死在他手上。

他可不想老者死在他手上,虽然说老者的死是必然结果,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但若在急救中死去,和他脱不了干系,病人家属指不定要和他怎么闹!

以这中年女人的嚣张态度,估计连医院都不会放过。

而他之所以让小周护士去拿银针,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因为常规急救手段已经不管用了,利用青铜戒指吸收病气的时候,这一段时间,他不能乱动。

“陈医生,银针拿来了。”一分钟后,小周护士回来了。

陈小天接过银针,取出一根最长的银针,深吸一口气,缓缓插进老者胸前,至于有没有插中穴位,他根本不关心。

手捏着银针,陈小天闭目不动,将老者身上的病气一点点吸进青铜戒指。

“你干什么?这是西医院,不是中医院,你这样乱搞,我把要是出了问题,你负责?”中年女人大声嚷道,若不是被那个年轻美女拉着,说不定就要冲上来打陈小天了。

陈小天没有理会,五分钟后,他将银针取出放好,一刻不想在病房待下去,这些有钱人他真伺候不来。

至于老者,被他吸收了一些病气,一时三刻死不了。

只要现在不死,以后就算死了,也和他没有关系了。

病床上,老者虽然没有苏醒,但起色已经好转了一些,生理特征也趋于稳定。

“苏老怎么样了?”

这时,一个白大褂火急火燎地冲进病房,正是刚做完手术的刘主任。

刘主任叫刘建明,这些日子正想尽办法巴结苏家,所以对于苏老的病情他特别上心,没想在他做手术期间,出了这么大的情况。

苏老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也迟不了兜着走。

“情况稳定了。”

陈小天说了一句,便打算转身离开。

“站住!”

中年女人大喝一声,厉声厉色地说道:“刘主任,我对你们医院的态度很不满意,我爸出了这么紧急的情况,你们就派一个实习医院?还拿针灸乱扎,我爸要是出了问题,谁负责?”

针灸属于中医范畴,一般而言,老中医比较令人信服,陈小天年纪轻轻,拿针灸乱扎,的确显得有点不负责。

刘建明皱了皱眉头,随即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喝问道:“陈小天,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学校学的是西医吧?你给病人针灸,出了问题怎么办?我看这实习报告你是不想过了。”

陈小天握了握拳头,这个刘主任要把他往死里整啊,要是在他实习档案里留下一条‘对病人不负责’的不良记录,毕业以后哪个医院敢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