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的荣耀

天空电闪雷鸣,暴雨冲刷着路面,路上的行人来去匆匆,没有人注意到黑暗中一场霸凌事件正在发生。

漆黑的巷子里,方南被陈轩连踢了几脚,吐出来的血和雨水混在一起,看起来十分地恐怖。

可是陈轩几人却十分兴奋,七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此时就像嗜血的恶仙,看着方南像死狗样趴在雨水中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去。

方南不停地吐血,然后渐渐失去了意识。

方南闭上眼睛的时候,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准确地劈在了他的身上,在那一瞬间,紫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城市,只不过,那光芒转瞬即逝。

随着光芒的消失,方南重新睁开了眼睛,眼眸中紫色光芒一闪而过,方南那张唯唯诺诺的脸上出现了冰冷的暴戾之色。

“我回来了!欠我的,都要给我加倍奉还!”

方南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身的泥泞让他看起来狼狈不堪。可是这对于方南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虽然方南已经觉醒了前世的记忆,但到底只是个凡人,更何况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看来,要重新来过了。”方南试着运行了一下身体里的灵气,却发现这具身体里的灵气少的可怜,而且全身上下还有许多暗伤以及毒素,简直糟糕透了,自己在凡世能活到这么大也算幸运了。

不过方南是谁,是仙界史上最强大的仙王!就算虎落平阳,也不是那些宵小可以欺负的!

而且仙力的修炼主要还是取决于灵魂,方南的灵魂就算在仙界也是最强大最有天赋的,所以假以时日,他定能回到曾经的巅峰状态。

刚准备走出巷子,方南就发现几个男人追着一个女人进来了,女人拼命地挥舞着手里的雨伞,可是这对于那些男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救命啊!”女人叫了几声,却根本就没有用,她心一横,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小剪刀对着自己的脖子,“你们不要过来,你们要是敢过来,我就死在你们面前,你们总不想弄出人命吧!”

那几个男人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脸猥琐地说道:“那又怎么样,死在这儿谁也不会知道是我们干的,再说了,能上你这样绝色的妞,就算死了我们也甘愿!”

几个男人刚刚伸出咸猪手,就发现一个单薄高瘦的身影一瘸一拐走到了女人的身后,他们愣了一下,然后骂道:“小子,没看到哥几个正忙着,还不快滚!”

“该滚的,是你!”方南的语气很平淡,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极冷,仿佛这声音不是来自眼前的少年,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你……你算什么东西,敢破坏老子的好事!”那为首的男人虽然惊讶于方南身上的威压,可他并不认为方南有以一敌七的能力。

方南拍了拍女人的肩膀,说道:“女人,站到后面去。”

苏青愣了一下,对方在他看来只是一个学生而已,可是他身上散发的冷冽气息让她觉得莫名的安心,她迅速退后了两步。

“哈哈,这小子想英雄救美!”

那几个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轻蔑地笑了起来。

方南松开一直扶着右手臂的左手,之前陈轩那小子下了狠手,右手骨折了,好在对付这几个人,一只左手,足以。

“喂,小子,趁大爷们心情好,赶紧……啊!”男人的笑容还僵在脸上,只觉得下身一痛,整个人就飞出去撞到了墙壁上,然后滚到了地上。

“小子,你找死!”后面的几个人见同伴被打,立即就挥着拳头冲向方南。

方南身形一闪,直接拉过最前面的人,掐着他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那人双脚离地拼命地扑腾,很快就不动了。

后面的人都吓到了,动作开始变得有些犹豫。

方南将手上的男人扔了出去,转过头看向他们,冷冷地说道:“想活命的,都给我滚!”

伴随着一道惊雷,那几个人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看着那几个人跑了,方南才扶着墙壁坐下来,自己的身体实在太弱了,所以刚刚他只能耗尽身体里仅有的一丝灵气,将那些人吓走。

可是耗尽灵气的下场就是像现在这样,连站起来都很困难。

方南苦笑,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脆弱的一天,要是让仙界的那群老家伙知道了,大概会高兴地立马过来杀他吧。

“你没事吧?”苏情刚刚被方南的彪悍给吓到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我叫苏情,刚刚谢谢你救了我。”

“没事。”方南摆摆手,同时抬起了头,头发下一道暗黑色的胎记布满了整张脸。

“啊!”苏情捂着嘴惊呼一声,方南撑着墙壁勉强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去,可是才走出去几步就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方南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他掀开被子一看,全身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那个……你全身都湿透了,要是不脱掉衣服,可能会发烧。”苏情脸蛋红红的,不敢正视方南,“衣服我已经帮你洗了,正在烘干。你家在哪里?你这么晚没有回去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我没有家,也没有家人。”方南说的是实话,仙界的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除了伴侣以外是没有家人的。而方南在人类世界的家人……都已经离开他了。

苏情眼里闪过一丝同情之色,一脸关怀地问道:“没事,我可以照顾你的,你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方南有些惊讶,他的脸上有一块很恐怖的胎记,将他半边脸都遮住了,几乎没有人不厌恶他。

“照顾我?照顾我一辈子?”方南挑挑眉毛,脸上带着一抹坏坏地笑。

这么明显的调戏,苏情竟然不觉得生气,而且方南明明比她小,可是她却觉得在对方面前自己根本强横不起来。

“好了,你的衣服应该干了……”苏情正要转身,方南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苏情一个不稳就趴在了方南的怀里。

方南此时半靠在床上,而苏情则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从方南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苏情胸前的大好风光,一时间,方南都忘了自己的要说什么了。

苏情更是尴尬的要死,她可是马上要当老师的人,怎么可以以一种这么羞耻的姿势在一个学生面前……苏情想到这里,立马捂着脸跑进了卫生间。

过了一会儿,苏情觉得自己总算可以面对方南了,便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可是刚一出来,她就石化了。

方南此时正站在卫生间门口,光溜溜的……上身、下身,一丝不挂。

“啊,流氓!”苏情尖叫一声又缩回了卫生间里。

方南无辜地眨眨眼,说道:“我只是想上厕所,你不会想憋死我吧?”

“你转过身去!”苏情再次打开门,闭着眼睛冲了出来,然后将方南的衣服扔给他,“赶紧穿上,不然、不然我就报警!”

“报警干嘛?”方南伸出脑袋,问:“非法同居?还是引诱青年学生?”

“你!我不管你了!”苏情气得跺脚,一转身跑回了房间里,方南在卫生间里忍不住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