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情意许权王

“这……”这傻子怎么回事?是谁背着自己给她讲道理了?不然她一直只求她那跑了的姨娘回来,什么时候往更深一层里想过了。

颜若水不甘心放弃计划,再接再厉的蛊惑:“长安妹妹说的哪门子的话,燕姨娘生你养你,如果她回来了,肯定待你跟我姨娘待我一样好,这还用说吗?”

颜长安幽幽的问,“是吗?”

“当然。”颜若水以为她信了,重重的点头一副诚恳的表情。

“那……”颜长安一副妥协的表情:“我就去母亲那一躺吧,我问问她,如果她也点头说是真的,那我就求求她好了。”讲着她作势要下床,“恩,我的鞋呢。”

“我替你拿。”颜若水殷勤的帮拿鞋:“长安妹妹你跟母亲说的时候可别提到我。”

“那怎么行。”颜长安拒绝答应这要求:“如果母亲同意了那就证明姐姐你说的是对的,这样大的功劳我怎么能瞒下来,我会跟母亲一五一十的说清的。”

“不成。”颜若水惊的忙忙找借口说:“母亲她是女人,是女人就不会希望自己的夫君有三妻四妾,母亲她也是一样的,如果叫她知道我出的主意那她会生气的,你可不能害了我!”

“既然母亲会生气父亲有三妻四妾,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到母亲面前去说,那样母亲不同样也会生我的气吗?”颜长安歪歪头,口气有些似笑非笑不过保持不到几秒就咳嗽了,落在颜若水眼里就是全然无害而困惑的样子没半点气势,啊啊,这该死的虚弱身体。

“这……”颜若水一时不知道怎么圆。

“母亲她身体受了寒正虚着,我怎么可以去气她,所以,姨娘的事若水姐姐莫要再说了,不然我就到母亲面前告状去。”颜长安咳完觉得很累,直接的给了颜若水最后一击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自己不傻!别想忽悠她。

这长安傻子怎么今儿跟变了个人似的这么难忽悠了?

怕她真的告到母亲面前,颜若水打了退堂鼓的勉强一笑:“你说的是,是姐姐想的不周到,差点害了你,那这事就先算了,还有这事你别告诉母亲,我怕母亲会生你的气。”她扯着帕子。

呵……

是生我的气还是生你的气?

颜长安心底清楚,面上端的一副怕怕的表情说“恩,我知道了,那若水姐姐这事你知我知,我们都不要告诉母亲啊。”当然,只是短时间内不告诉,将来就未必了。

守诺二字要看人而做。

为君子守诺那叫言而有信。

为算计你的人守诺,那叫傻子。

颜长安这辈子最不喜的就是做傻子了。

颜若水只当颜长安还是很傻很好忽悠松了口气的说,“恩,你放心我一定为你守口如瓶,你身体虚着姐姐给你倒杯茶啊。”

“好。”

庶姐一走,颜长安把茶水倒了,这种智商还保留在动不动就除了给你下毒还是下毒别无它计的古代,她傻了才敢喝这庶姐倒的茶。

她也根本没打算去告状,就是吓颜若水而已,作为一个刚惹了事的庶女这会去告状也不过是给人烦上加烦,鬼知道嫡母能不能听进去还是在心里嫌自己多事,她才不会犯这种傻呢。

记忆还告诉了颜长安一事,上辈子颜若水坑害成功原主后,又弄死一个丫鬟,也是彻底让嫡母下定决心做了后头那事的原因。

这辈子她替原主走了不同的路,可不知道丫鬟事件还会发现不。

既然知道了不做防备就不是颜长安的性格了,“来人。”

嘎吱一声,进来了三十出头的妇人:“小姐,什么事啊。”

燕张氏,原主生母的奶娘,吃里扒外的主,因为主子逃了后被颜若水母女收买在原主耳边不停的吹耳边风,叫她借着救父之恩被颜若水怂恿着犯下了诸多错事,还仗势欺人收拾了她原本的两个贴身丫鬟,最后把过错推到了她这个小主子身上来,这是原主死前才知道的。

叫进来这么一个人,也让颜长安意识到了原主身边毫无可用之人,但没办法了:“我有些发烧起来了,这会是大夫给母亲请脉的时候,奶娘跟雅嬷嬷说一声请大夫来替我看一看。”

“哎哟,小姐你说什么呢,你是庶女出身的比不得嫡系,这给夫人看的大夫我一个庶女的奶娘哪里能请得动啊。”燕张氏口气夸张的说。

“哦,那奶娘去跟若水姐姐说你办不到。”颜长安一副没办法的表情。

燕张氏愣了下,“这是若水小姐吩咐的?我怎么不知道?”

“若水姐姐让我不要告诉别人的啊,哎,我怎么不小心说了出来了。”颜长安忙忙的捂嘴,然后又放下小手大眼无害的说,“哎呀我什么都没说过,奶娘,你说的对,我一庶女有什么资格让母亲身边的大夫给我看病,还是算了吧,我睡会就好了。”

“哎,别啊。”燕张氏赶紧的说,“既然是若水小姐的吩咐那肯定是为了小姐好。”八成柳姨娘又出了什么主意要是因为她而坏了这计划那她吃不了得兜着走,“长安小姐你先等着,我马上就去找雅嬷嬷。”

“可奶娘你不是说我是庶女……”颜长安一副犹豫的表情。

“小姐是救了老爷的人,怎么和一般的比得。”燕张氏怕颜长安改变主意,匆匆去找人了,身后是颜长安软软的声音,“奶娘要悄悄找别让别人知道,这是若水姐姐说的。”

多亏原主一直软弱顺从的,这燕张氏对她的话没半分怀疑。

试了试额头温度的,很好,很烫,应该足够了,在人回来前,她又把窗户敞开吹了会冷风,最后本来想关又改变主意,让它开着。

……

三刻钟后。

雅嬷嬷来了,看颜长安身上没盖被子,敞开的窗户,眉头一皱,这燕张氏是怎么照顾主子的?

“嬷嬷你怎么亲自来了。”颜长安浑浑噩噩的撑起身体,“母亲不知道我发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