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医狂

正值六月,骄阳似火。

炎热的天气总是美女们展露美腿的好时候,超短裤或短裙一穿上,洁白而长的腿再裹上一层水晶色的丝袜,引诱出不少潜伏的偷窥者,在烈日里吞着口水。

偶尔一辆敞篷的豪车奔驰而过,美女们都收敛起脸上的高冷之色,带着几许期盼看了过去——或许就在这个回眸,自己就钓上了一个高富帅呢?

一辆火红色法拉利急速而来,直接越过一号红灯,在医院门口打了一个摆,稳稳停住,煞时吸引无数目光。

车门被推开,洁白小腿率先而出,紧接着火红色的半身裙,吊带遗出香肩,披着流苏一般的长发,白皙的皮肤可称之为冰肌玉肤也不为过,再加上那傲然的气质,宛如盛夏天里突然冒出来一朵雪莲花。

“这大美女看着有点眼熟啊。”

“你他吗怕不是一个瞎子,这是咱们市的女神书鸿集团董事长书眉啊。”

“我说呢,感情在电视上看到过……”

马路边不少色狼拿出手机狂拍了起来,而在医院的中心大楼上站着的身影却是摇了摇头:“长得再好也不是我的菜,何况我的菜也不差。”

“哟哟哟,站在天台上面冲着下边撒狗粮,小风你倒是可以啊。”身后同事略带酸味的笑声,段小风不以为意。

段小风今年二十六岁,刚从医科大学毕业不久,目前在这家医院工作,却有个十分抢眼的女友,颜值和身材具备,羡煞旁人。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拨通了手机上“宝贝”那个号码,准备约一下午饭。

一阵铃声之后,手机被接通了,那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吸,接着是一阵打闹的声音:“别闹了,来电话了呢!”

什么!

段小风心中猛地一惊,这声音绝对是他女友周娜的,但这语气又是在跟谁说话?

刚才那喘息声,是在打闹么?

他的心扑通通就跳了起来,紧张到没法呼吸。

周娜是他花了两年功夫才追到的,两人虽然相处了不少时间,但段小风还是个雏儿,周娜非常清纯,一直坚持要在新婚之夜才将自己交给段小风,所以段小风也没有执意要求。

“难道是她哥哥吗?对,一定是这样!”他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谁啊,这时候打电话过来,还真不会挑时间。”那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笑声。

“是他!”周娜的声音一沉,带着一股嫌弃的味道:“有事吗?”

声音泛着冷意,更之前和那男人对话差了十万八千里,听得段小风心里堵得慌。

“娜娜,你现在在哪?和谁在一起?干嘛呢?”

段小风心头扑通通的跳着,有些紧张的问道。

他很担心失去这个女朋友,不是说他多窝囊,而是自己家里条件不好,又是个农村人,老爸常年生病,上次带了周娜回家老两口不知道多高兴,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子单身了。

若是没有了这个女朋友,他真不知道回去该怎么交代。

“段小风,这跟你有关系么?难道我连私人空间都没有吗,真是好笑!”

周娜冷冷的说着,笑声中充满了讥讽之意。

“跟他扯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干啥,我来吧。”这时候那男人开口,估计伸手抢过去了电话:“小子,你就是娜娜那个穷的只剩下裤裆的前男友吧?”

“不,是现任男友!”段小风的拳头已经捏紧了。

“哈哈哈!说你是前男友都是抬举你,连一血都没有拿下你算什么男友?顶多是陪我女人聊聊天的废物罢了。你不是提了三个问题吗,现在老子一一回答你!”

“我们在新月情趣酒店,娜娜和王大少爷我在一起,在干嘛呢?当然是为爱鼓掌了哈哈哈!你小子估计还没有看过娜娜的身子吧,穿上情趣内衣别提多美了。”

“讨厌,干嘛要告诉他……”那边立马响起了周娜的娇嗔声。

“为什么……”一团怒火在段小风心中燃烧而起,但想到卧病在床的父亲,他又弱下去了一截。

“因为你穷呗,这还要问,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周娜笑了一声,手机也没来得及挂,直接丢在一边,扑进了王大少的怀里:“人家还要嘛……”

电话之中传来的声音让段小风无法接受,颤抖的拇指按了下去,挂断了这最后的电话。

他从口袋里抓起来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着一个玉佩,这是他从庙里求来的,因为身上钱不太够,所以那精明的老和尚就挑了一个最旧的给他,还声称越古老越是灵。

这玉佩本来是打算送给周娜的,如今却……

“这现实的社会,真如狗屎!”

段小风冷笑一声,看着手中的玉佩,只觉得浑身冒着一股冷意,大手一甩就要将其丢出。

“段小风,你站在这干嘛呢?”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响起一道声音,让他挥起来的手戛然而止,紧紧捏住了那块玉佩。

身后站着一个女医生,大概快要四十的年纪,明明在医院上班,但却浓妆艳抹的,穿着一件白大褂,下面还套着一个黑丝袜,扭着细腰丰臀就走了过来,一手拉住了段小风,热情的说道:“小风啊,院领导那边正找着你呢,干嘛一个人待在这?赶紧跟我过去吧。”

女医生叫柳玉,在医院里也是老资格了,是段小风的主任,平时从来不拿正眼瞧他,今天怎么态度反常了?

“柳主任,是找我有事吗?”压下刚才的事,段小风有些担忧的问道,自己女朋友才刚刚分手,要是再丢了工作,自己爹妈哪里受得了这个打击?

“有好事,你跟我过来就明白了。”

柳玉不着痕迹的将手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扭着丰臀走在了段小风的面前,直接带着他来到了行政办公室。

医院的行政主任是副院长物梅良心兼任的,权力极高,平时段小风哪里敢跑这来?

心中满是莫名其妙,埋头跟着柳玉走了进去。

一进门,五十多岁的梅良心就笑眯眯的看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