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新宠:落魄千金绘长情

江南市超级豪门楚家的主别墅里,此刻正传来一阵女生的娇声怒吼。

“我不嫁!楚云峒你今天要是逼我,我就淹死在这游泳池里。”

楚音筠站在泳池边,对着面前一个丰朗俊貌,剑眉星目的男人叱道。

让她嫁给一个傻子?楚云峒是不是疯了?

男人把手机往地上一扔,冷着脸色道:“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楚家由我说了算!”

“你是不是太霸道了?”

楚音筠仰着小脸,面上布满了愤怒和反抗。

可惜这些情绪在楚云峒的眼里,都是多余的。他需要的,是她完全的服从。

“在楚家,如果不霸道,是活不下去的。这个道理,妹妹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楚云峒狭长的眼眸,完全眯了起来。

所谓的超级豪门,还不是弱肉强食建构起来的。所以,说自己霸道,这不是最好笑的笑话吗?

“你是不是一定要逼我?”

楚音筠不想听他任何的借口理由,她想要的只是一个结果。

她想知道,作为哥哥的他,究竟是选择兄妹情谊保全她,还是在乎商业利益……牺牲她……

可惜,从豪门里生长起来的楚云峒,心里早就没有了感情这东西。

“刘家给的聘礼,足够偿还楚家养你育你的费用了。”

楚云峒的话语,让楚音筠简直恶心到了顶点。

真不知道二十几年的兄妹情,在他眼里算什么。

“意思是从现在开始到刘家的迎亲队伍来之前,你都不会让我离开楚家一步?”

她的美眸盯着他,其中的灿灿星光没让他有半分愧疚。

仿佛要把亲生妹妹嫁给一个傻子的人不是他一般。

“你答对了,可惜没有奖。”他理了理袖口,准备转身离开。

在他眼里,只要楚音筠不离开楚家,这件事情基本就定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准备婚礼的相关事宜。

毕竟,刘家给的股份,交接也需要一段时间。

“等一下。”楚音筠忽然叫住了他。

他身体一顿,好久之后还是回过了头。

“你把我嫁给刘家那傻子就是为了钱是吧?”她的小脸扬得高高的,隐藏了一丝骄傲与倔强。

楚云峒闷哼了一声,算是对这句话的默认。

闻言,楚音筠的心里沉了沉。

尽管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可在听到的那一刻,还是会有难过的感觉。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哥哥,再怎么还是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那我给你这份钱,你收回这条婚约可好?”

楚音筠扬起秀眉,话语里充满了自信。

“凭你?你要知道,刘家给我的可是刘氏百分之十的股份。”

楚云峒字里行间的不屑,表现得很明显。

刘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市值可是几千万。难道楚音筠能靠自己的能力挣得几千万?纯粹是白日做梦!

“给我一年时间,要是我不能给你等值的金钱,我自愿嫁给刘家傻子。相反,你要是禁锢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到时候你对刘家绝对是没有交代的。”

楚音筠相信,自己这条件,她哥哥会同意。

因为,他最喜欢的,就是数不尽的金钱啊……

楚云峒单手托住下巴,两指在生出的浅浅胡渣上摩挲。好半天,他才回应。

“好,一年之后,你要是达不到你做的承诺,你就算死我也会你的的尸体埋进刘家祖坟!”

“成交!”

楚音筠挺直了腰,对自己做的承诺信心十足。

只要给自己一年时间,自己绝对能创造奇迹。

可是当她净身出户,信心满满去市中心的银行提钱时,发现自己所有的卡都被冻结了。

她身上就只有几十块钱,连酒店都住不起。

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朋友,都被告知没有钱能支援自己。

她也清楚,不能怪他们,因为按照楚云峒的个性,绝对会断了她所有的后路,然后让她主动的回去。

可是这一次她偏偏不要!

她翻出通讯录,找到“男人杜墨”,然后打了过去。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她是决计不会打给他的。因为他才签约经纪公司,正是忙碌的事情。

在等待接通的时间里,市区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雨势越来越大,可电话却没有半点接通的架势。

打了三遍电话无果后,楚音筠放弃找杜墨这个想法。看来,他应该还在忙吧。

看着面前的瓢泼大雨,她忽然感觉有些无助。

小说里都写女主角落魄之后,会遇到一个高富帅的男主角,带她走过人生低谷。

可现在,她面前除了大雨还是大雨,有个毛线球的男主角!

“那些言情小说都白看了。”

她自嘲的吐槽了两句,就伸手遮在脑袋上面,准备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来躲雨。

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看到了一家ktv。看那豪华的样子,门檐也是足够宽大,想必能好好呆一会。

至少不必像这银行的保安一样,防贼似的看着她,生怕她是抢银行的坏人。

打定主意后,她拖着行李箱,遮住头顶就往ktv跑去。

几分钟后,她终于在ktv门口落脚。衣服已经全部打湿了,紧紧地贴在了身上。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要是楚云峒知道我如今这样,肯定会笑掉大牙吧。”

她拍了拍身上的水渍,有些自嘲的笑道。

好一会儿,她终于收拾得七七八八,掏出手机准备再找几个认识的朋友借点钱,不然的话,今晚她就得露宿街头了。

结果电话刚拿出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笑声。

她本不想理会,可那声音就像在她耳际回旋一样,怎么也消散不去。

是谁发神经的在我身后傻笑?

她回过头,出其意料的是,在她身后的是一个长相俊美而满身酒气的男人。

棱角分明,轮廓明显。上面一双桃花眼硬生生的勾人魂魄,岑薄的嘴唇也给人一种吻上去的冲动。

妖!

楚音筠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字。

可是这妖孽接下来说出的话,让她有一种想打人的想法。

“换花招了吗?现在流行落魄风?美女,你好像不太懂我的规矩哦,我比较喜欢胸大一点的,你这A罩杯完全不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