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此生有所痴缠

这已是秋日的A市,空气总是带着淡淡薄凉。

柳束君搬到这个城市来到现在,才刚刚好满一周。

柳束君伫立窗前,手里拿着一杯奶茶,静观窗外车水马龙的城市,世事的喧嚣和嘈杂吵醒了原本平静的心,灯火辉煌的璀璨将她的孤独好似更加映衬。

电话响起,是几天前去面试的医院给来的消息,通知她可以正式去上班了。

柳束君道了谢,便挂了电话。

其实柳束君是学护理的,十八岁出来工作,在一个私人医院做了不到两个月,她发现她真不是做护理这块料,正好一个校友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做什么康复治疗,专门给脑瘫孩子做康复,于是去那里,待了整整两年多,也就是那时候,从护理入到了康复的坑里去了,可怎么也摆脱不了学医的这一行。

也是那两年,实在经历的太多,成熟的太快。

一阵微风拂过,不远处的一颗婆娑梧桐树叶随风落下,辗转在地面,成了一片静美

“这里就是我们医院的pt治疗室,平常就在里面给孩子做治疗,家长不允许进来。”

第二天柳束君便开始正式上班了,工作地方离住的地方也不算远,十几分钟的路程,科室主任很是细心给她一遍一遍介绍着医院的环境,因为是综合医院,所以包括了护理,西医,中医,中医康复西医康复这些,不过柳束君毕业后那两年接触最多的也算是西医康复了,因为她做的最多的就是物理治疗和作业治疗。

以前的地方是贫困地区,所以那里孩子做治疗,也要教会家长会学这些,不过出来后毕竟每个医院有每个医院规章制度,柳束君也只能遵守这些规则。

忙忙碌碌了一中午后,柳束君才得以下班, 吃了饭睡了觉,下午继续上班,不过比上午熟练多了,也渐渐和几个同事熟悉了起来,能说几句话题。

柳束君本不是话多的人,也算腼腆,所以大多数都有些被动。

正好轮到晚上科室主任请客吃饭,柳束君第一天才来,不去也不好。

“我们一起吧。”

下班时候,一名短发女友拉着柳束君,甜甜笑着说道,柳束君认得她,她叫唐恬,和她同个科室同事,因为她性格太过活泼也很放的开,所以柳束君不认识她也不行。

对于唐恬的突然亲近,柳束君有些不习惯,也就傻愣愣点点头。

“你才来,应该不是很熟悉,以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你可以找我,我可以带你。”

“那好,谢谢了。”

柳束君和唐恬,包括其他几个人,都分了几波,各自打的去了科室主任请的吃饭的地点。

科室主任是个大概四十多岁来的中年人,姓何,对人挺和蔼可亲的,不论是谁都笑眯眯的,柳束君觉得他是个好相处的人。

可是柳束君怎么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再遇到他。

如果会遇到他,柳束君想,自己就应该找个借口不来。

何主任订的是在一个叫南风的大酒店,因为只请的科室的人,所以也就刚好满满一桌而已,不多也不少。柳束君不太会说话也不太会放的开,所以席间很多人开玩笑,她除了尴尬傻笑还真不知道能做什么。

有人敬酒,柳束君推辞,便被对方冷下脸来说不给面子,弄得柳束君好生尴尬,也就只好跟着敬了上去,可她胃子本来就一直不好,喝了几杯后,便隐隐作痛,一股恶心感涌上来,柳束君捂着胃子准备去趟卫生间,让自己慢慢缓过来。

“小柳啊,你这酒量可不行啊。”

“实在对不起啊主任,我真喝不起了。”

何主任摇摇头,对柳束君啧啧啧说道,柳束君尴尬笑了笑,一边道歉一边向卫生间走去。

慢慢缓过来后,柳束君用冷水泼了泼自己的脸,让自己好清醒点。

出去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祟的原因,柳束君整个人走路都是浑浑噩噩的,一时没有看清路,和一个人撞了满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一撞,倒是把柳束君一下撞清醒了, 连连对撞的人道歉,抬头看去,却愣住了。

眼前的男子,和柳束君高不到多少去,顶多高她半个头,却是很有气势的站在那里,站的笔直,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她,可是男子眼里闪过的涟漪,却是出卖了他的情绪。

“不好意思。”

柳束君很快恢复了过来,道了歉就离开了,像根本不认识眼前人一般,回到桌位上后,她整个人却显得心不在焉,装满了心思。

都快三年了,他,应该结婚了有自己的家了吧,毕竟推算过来,都快26.7了,早就成婚了吧,如果是,那嫁给他的人真幸福。罢了罢了,柳束君,你想那么多干嘛了,本来就是你对不起人家,现在他过的挺好,你也该,别老是那么纠结了。

柳束君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身边的唐恬不知道都喊了她多少遍了,她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周围的人有些奇怪的看着她,柳束君显得尴尬,干笑的解释着:“那个,今天第一天上班,想着今天一些工作,想的就入神了,抱歉抱歉啊。”

“我说你怎么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后就魂不守舍了呢,还以为你遇见什么大帅哥了。”

“呵呵呵,没有没有。”

柳束君一边拿起一旁的一杯酒喝着,一边尴尬的回应着唐恬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遇见了秦书的原因,柳束君好像一下就变得很能喝一样,聚餐结束后,柳束君整个人都显得晕。

一个人出来后站在一边等车,身边同事陆陆续续离开,柳束君都友好的打了招呼,有同事想送她,都被婉拒了,她不喜欢麻烦别人,而且一次性喝了那么多酒,她也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胃痛?”

一辆车突然出现在柳束君面前,秦书看着眼前的女孩,捂着胃子,蹲在一根电线旁,秀丽的长发遮住了半边白皙的脸。

因为是秋天的原因,柳束君今天穿着一件黑色卫衣,黑色的牛仔长裤,黑白相间的帆布鞋,本来已经出入社会两三年了,却还是有着一股抹不去的青嫩的学生气质。

听着突然传来的两个字,柳束君愣了愣,抬头看向声音来源,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坐在驾驶座上,瞧着柳束君,冷清的说着,见又是他,柳束君又低下了头,眼珠子却一直在转来转去,她不想遇见他,因为觉得这样挺尴尬的。

“上车,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的。”

秦书再次开口的话让柳束君愣了愣,随后淡淡拒绝了他。

“你怕什么?你觉得我对以前变心的人还会再有喜欢的感觉吗?放心,我不会办了你,只是看在以前的情份上。”

“不用了。”

秦书越是这样说着,柳束君便越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秦书也不动,就那样坐在那里直勾勾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从以前到现在,只要秦书这样看她,她就忍不住乖乖按着他的指示去做,直到现在,仍然改不了这习惯。

但是柳束君没有坐副驾驶,而是打开他的后座,坐了上去,秦书看了她一眼,问道:“地址。”

“清风区。”

柳束君靠在座椅上,轻声回着。

秦书并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开走了,本来今天请手下员工吃饭的,那想着就这么巧,还会在饭店再次遇见她。

秦书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真够贱的,当初都被伤的那么历害,当初都说好了,不再爱她了,可是为什么,今天看见了她,却又忍不住,又没把自己控制不住,鬼使神差的就跟着她出来了。

下了车后,秦书还没反应过来,柳束君却是飞快开了门,倒在一边垃圾桶上,吐了起来,这一吐,让她痛苦死了,感觉整个人胆汁都吐出来了。

“明明胃子就不好,喝不了那么多酒,还喝。”

秦书从自己座位上抽出一瓶矿泉水,走下来递给柳束君,柳束君接过水,喝了几口,让自己慢慢把那一股恶心感压下去。

“谢谢。”

柳束君揪好了瓶盖,却想着刚刚一时情急之下整个瓶口都挨着嘴唇喝下去的,想还回去的手就顿在了那里,递也不是不递也不是。

秦书淡淡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过那瓶水,丢在了垃圾桶里,没有任何犹豫,柳束君的手握了握,显得有些尴尬,又收回来了,不知道怎么,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你醉成这样,能到家吗?”

“我没醉。”

柳束君看了一眼他,说着,又低下头。

秦书慢慢向她靠近,柳束君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他,有些拘束,不由往后面退了几步。

“我送你上去。”

“不用。”

柳束君没了到秦书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迟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呵,也是,你现在应该和他同居了吧。”

“谁?”

秦书突然讽刺的笑了笑,柳束君却因为这话搞得一阵云里雾里,莫名其妙的看着秦书,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叶煜和啊,怎么,难道你还和很多其他男人同居过?”

“我没有!”

秦书这番话让柳束君整个人显得尴尬,她感觉被秦书这番说的心里很是不是滋味,好似,被受到了屈辱一样。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了,我要回去了,我明天还上班。”

柳束君不再理会秦书,转身便走,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的缘故,整个人走路都是s线,秦书在后面看了她好几眼,最后还是不放心,跟着上去了。

“我不需要你送,谢谢。”

“听话。”

秦书没有理会她,只是拉过她的手臂,进了电梯,柳束君有些抗拒他的接触,秦书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丢出了这一句话,两个字,柳束君愣了愣,抬起头看向秦书,秦书没有看她,而是看的电梯。

很久了,都没有再听到这两个久违的字了,秦书一说出口,柳束君只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激起一阵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