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龙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跟一个本地的一个有钱人跑了,我爸气不过,领着刀去找那个有钱人理论,结果冲昏了头把那个有钱人砍了五刀,最后被判了十年。

之后我就成了没爸没妈的孩子,要不是在外地的小姨每个月给我打生活费,我可能活不到现在。

因为家里穷,导致我营养不良,个子矮不说,还瘦的跟个猴子似的。

高中时我们班的人就都喜欢欺负我,我们班的老大王涛还说我是野种,说我妈就是个婊子小姐。

原本在我看来学校的一切都是灰暗的,一直到一个女生的到来,才让我仿佛看到了一丝光明。

她叫苏月,从其他学校转来的转校生。

她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如同瓷娃娃一般的脸蛋,还有那精致的五官,而且声音甜美。

长得好看,人缘又好,班上的男生都喜欢她,我也不例外。

但我从来不敢跟她说话,因为我自卑,她是全校的校花,而我则是全校的笑话。

自从苏月来了以后,我发现我好像生病了,上下课脑子里都是她的身影,经常做梦梦到她,然后第二天醒来内裤湿湿的。

后来我发现班上的许多男生都偷偷给她写情书送礼物,她都欣然接受,就连王涛也不例外。

看着她收到情书礼物笑吟吟的样子,我心里也萌生了这个念头。

那天我鼓起勇气用省吃俭用一星期的钱去学校小卖部买了点零食,带着那封连写带抄熬夜赶出来的情书,趁着苏月身边没人的时候偷偷塞给了她。

我本以为苏月会和往常一样,笑吟吟的对我说声谢谢什么的,没想到她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样子看着我,她问:“这是你送我的?”

我跟哈巴狗似的点着头。

“你拿去扔了吧,我不要你的东西。”

说完她就起身走了,后面还补了一句以后不许再送她东西。

苏月的话仿佛冰锥一般,深深的插进了我那幼小的心灵。

为什么别人送她就接受,而我送她就不要呢?我明明记得我们班那个二傻子送了她也接受了啊。

当时我的脸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我知道,她是嫌我恶心,不想和我有一点关系,哪怕是我的东西,她都嫌恶心。

后来这事还被王涛知道了,他带着头和全班同学都嘲讽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送过苏月任何东西,我发誓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让苏月瞧得起我!让她后悔!

高中毕业以后,我没有再让小姨给我打生活费,而是直接辍学出去闯社会。

因为文凭不够,各种大大小小的公司都不要我,我只能在一家酒吧里面当服务员。

后来上班的时候救了一个喝醉酒被三五个青年架着往车上拖的美女,经过一番激战,被打得浑身是血的我终于将她送回了家,之后我才知道,她是我们市里地产大亨江川的独生女江韵。

因为江韵是江家的独苗,被江川一直视为掌上明珠,救了江韵,江川对我那是感激不尽,当场签了张五十万的支票给我。

那时候我虽然穷,很自卑,但最起码的尊严还是有的,我对江川说这钱我不能要,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如果换成是其他人,我也一样会救。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江川瞪着眼睛开始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晚上回去后,我接到了江川私底下给我打的电话。

三天以后,我正式进入阳光地产。

江川很器重我,各种大大小小的饭局都会带上我,可能是江川膝下无子的缘故,后来他又认我作义子,待我如同江韵一般。

在阳光摸滚带爬三年,我一直勤勤恳恳脚踏实地的干活,江川带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脖子上底层员工的牌子后来也名正言顺的换成了副总经理。

后来江韵大学毕业了,江川直接在我们区弄了个分公司,江韵是总裁,而我是总经理,公司上下全部交给我和江韵处理,他这个老总一概不过问。

江川告诉我们分公司是给我们积累经验的,就算赔钱也无所谓。

江韵年纪比我大两岁,因为我救过她,她对我特别的好,从来没有看不起我,公司什么事情都跟我商量着来,我俩关系情同姐弟。

虽然我好起来了,但是我性格依旧内向自卑,在公司大多数情况都是沉默寡言,公司里要不是出什么大事,我一般都不会出面。

某一天早上,有一次我睡过头了,开着车刚到公司门口,突然看到了一个在我梦里挥之不去的身影。

苏月!

整整四年没见了,她变了,变成熟了许多,一双大长腿踩着高跟配丝袜,小短裙配白衬衫,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也换成了咖啡色大波浪,不过依旧以前一样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