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浅相思苦

无边暗夜,黑色天幕连着大地,在这人迹罕至的郊外,绝望也仿佛无边无际!

闪电撕裂夜空,照见一栋精美的别墅,而不远处的路上,一个踉踉跄跄的瘦弱身影正在往反方向奔跑。

哗哗哗……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全正佳喘得厉害,她感觉肺部难受得像火烧,嗓子也干得冒烟,雨水淋在身上,心却比雨水更凉……

全正佳脑海中不停回荡着刚才无意中在书房偷听到的话——

“正佳等不得了,如果不进行活体移植,下一个合适的心源遥遥无期……”

“‘熊猫血’太稀有了,难得的是这个女孩的心脏还和我们正佳移植排斥反应很低……”

“慜鹤,当初你去接近她,不也是为了这天吗,一开始她就是正佳的心脏供体……”

一切都是阴谋!!!

原来从她踏进这栋别墅,不,从她大学毕业踏进锦泰集团开始,她就已经被当做死人!!!

难怪锦泰集团大小姐会纡尊降贵和自己做闺蜜,难怪她能得到瞿慜鹤瞿大总裁的另眼相看!

其实早该有感觉不是吗,虚情假意,空中楼阁……

轰隆隆的雷声和哗啦啦的大雨声都掩盖不了心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的声音——

这是颗让那个男人不惜以自己为饵,也要攫取的心脏!

这是颗让瞿家人不惜犯罪,活体移植也要攫取的心脏!

一切是那么令人恶心!!!

再跑快一点,离开身后那栋吃人的房子,什么爱情友情,就是个笑话!

这时,一束远光灯打过来。

全正佳艰难的转过头,眯起了眼。

车子慢慢开近,又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瞿正佳苍白的脸出现在眼前。

管家拿着伞来到后门,小心翼翼的扶着她下车。

瞿正佳柔柔的道:“小佳,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要去哪?”

全正佳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位大小姐还在演戏,要不是自己是受害者,她几乎要为瞿正佳的演技拍手叫好了。

她讽刺一笑,“去哪都比留在你家被你夺走心脏强吧”。

瞿正佳一愣,白着脸勉强笑道:“这、这是我父母的意思,他们也是爱女心切……”

全正佳冷得发抖,泪水混合着雨水落下,“我的父母也只有我这一个女儿”!

瞿正佳点点头,“我懂的,你是我的好闺蜜,我怎么会忍心用你的心脏……这是我的命,以后你每年清明节来我的坟前看看我,我就满足了”。

她转身上车,最后看了全正佳一眼,笑着说:“全正佳,再见了。”

全正佳一愣,对上管家阴霾的眼神。

她退后几步,转过身,继续往前跑。

车上,瞿正佳看着远光灯下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木着脸的吐出三个字:“撞上去!”

全正佳听到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还来不及回头,下一刻便天旋地转!

她浑身剧痛,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血和雨模糊了眼睛,她拼尽全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双穿着高跟鞋的脚停留在自己面前。

“你说,凭什么我一生下来就被心脏病折磨,连简简单单的跑一下都做不到?”

“你不是我的好闺蜜吗,为我牺牲一下我一辈子感激你……”

“你放心,你的爸妈我会让哥哥给他们很多很多钱的!”

是瞿正佳……

她居然丧心病狂至此!

全正佳最后的印象就是瞿正佳疯狂扭曲的脸,然后她彻底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