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给我的温柔

深夜,外面万籁寂静,屋里却上演着刺激视觉感官的好戏。

夏天晴半跪在床上,身后是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她不敢让自己叫出声来,只能死死地咬住唇瓣。

秦子琛似乎不满意她的这副样子,在她耳边冷冷地说道:“叫啊,为什么不叫出来?两年前你勾 引我大哥,还害他变成了植物人,你不是一直那么贱那么骚吗?你TM的给我装什么纯?”

说完,秦子琛挺直腰杆,动作比刚才更用力、更霸道。

“啊……”太疼,夏天晴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同时眼泪漫上了眼眶,“子琛,不要……”

“不要?”秦子琛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昂起来,“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这么诚实,嗯?”

夏天晴听着这话,心中酸涩无比,但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忍受着。

秦子琛没得到她的回复,放开她的头发,然后把她推倒在床上,整个人像头狼一样倾身而上。

他一边奋力在她的体内动作着,一边狠狠地掐着她的脖子,“夏天晴,为什么变成植物人的人不是你?”

夏天晴看着头上那个俊美如天神,眼里却写着刻骨仇恨得的男人,心就像被刀尖掠过一样,疼得厉害。

眼泪终于抑制不住地滚了下来,她低声说道:“子琛,我真的没有骗你,是你大哥当时想轻薄我,我一气之下才会失手伤了他的……”

“啪”她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响巴掌突然甩到了她的脸上。

耳边同时响起秦子琛疾言厉色的声音:“我大哥当时和许静交往,两个人浓情蜜意,怎么可能会轻薄你?你哪一点比得上许静?夏天晴,你撒谎都不用打草稿的吗?”

他的话像重锤砸下,砸得夏天晴的胸口闷痛不已。

从两年前开始,她就为那件事解释过了无数次遍。

但是秦子琛从来没有相信过她,反而在他大哥倒下变成植物人之后,把她留在了身边做他泄欲的工具。

“夏天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贱的女人!”

眼泪再度默默地滚落下来,滑进嘴角里,让夏天晴觉得异常地苦涩。

是啊,她是下贱,明明就知道他不会爱她,但她还是飞蛾扑火地到他的身边来,并且任由他把自己当玩物一样虐待羞辱。

“你哭什么?”秦子琛见她哭了,却是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情,“你不就是想男人上吗?我现在上你,你还不满足了?”

羞辱的话就像刀子一样插进了夏天晴的心理,疼得让她窒息。

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不去反抗,也不去挣扎。

身上的男人又一次撞击着她,她整个人就像狂风大雨中脆弱的花骨朵一样,颤栗地承受着,她的双手紧紧地抓住身下的被单,死死地咬住唇瓣,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

秦子琛,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从来没爱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