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

“……你在哪里,我的爱,消失在茫茫人海,现实总是有一点无奈……”路珠脸色微变,拿过手包,直接伸手入内,关机。

所有动作完成后,路珠这才敢抬头看办公室内的同仁,幸好没人看她,可是窗处却探出一个花白的脑袋。

路珠脑中‘嗡’的一下,完了,这个月又要飞走几张票子了。路珠脸色一暗,年初辞了公立学校的稳当工作到这家私立中学,看中的就是钱多,就刚才那么一响,又飞走了几张。

她所在的这家私立中学,有N条不成文的规定,上班时间,手机一律不能有声,这就是一条,因为早上快迟到了,走得匆忙,竟忘了将手机调成震动了。

而刚才从窗前晃过的花白脑袋就是值班的刘头,他‘刘头’的绰号就是来于此,学校将这个监督任务交给他,每发现一例,每月他的收入就会增加一小张,虽然听起来很少,可是每月他都会因这项‘光荣且艰巨’的任务多几张大的票子。

私底下,老师们就将管他叫‘刘头’,意欲牢头。

唉,路珠连叹气都不敢,低头佯装备课,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如何找回这损失的几张票子。不管刚才那通电话是谁打的,这被扣的损失那人都得赔定了。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下课休息的时间,路珠赶紧拿出电话查看是那个倒霉孩子害她的。

啊,老姐?路珠已经看到花花的票子从路珠眼前飞走了,这电话是她老姐打的,那票子想都别想了。

票子没了事小,路珠还得赶紧回拔,而且还得有被刮的心理准备。

“小猪,你敢挂我电话……”一听到被点名,路珠忙将电话拿远了二尺,过了约二分钟才敢收回来。

“小猪,你听好了,今天你下班后直接去宝宝的学校接她,然后去‘好美味’蛋糕房拿我订的蛋糕……”

不用怀疑,电话里的小猪就是指路珠,都怪路珠那没啥文化却硬要装做有文化的爹,取什么名字不好,非得取什么珠,叫珠也就算了,干嘛非的姓路。这个‘小猪’的雅号,更是被家人叫了二十五年。从路珠记事开始这个小猪的雅号就一直跟着她,现在她都二十五了,可她老姐还是不顾抗议的叫她小猪,理由是这么叫她心理平衡一点。

你一定想问为嘛吧,那是因为她的名字更难听……么?问路珠她叫什么名字?拜托亲别问了,要是让‘路花’知道……糟了,不小心说漏嘴了,大家意会就好,意会就好,千万不能说出去,要是让花花知道路珠就惨了……不连抗议也不起作用……唉,算了,也懒得再抗议了,名字只是称号,路珠总是习惯这么自我安慰。

“姐,我有约会……”路珠小声的推脱。

并不是路珠不愿接人,而是‘花花’口中那个叫‘宝宝’的小魔女粉恐怖,路珠最怕的就是她了,那个小恶魔,比她‘花花’老娘恐怖上百倍。

“约会也不行,你这个没良心的,连宝宝的生日都不记的,还……”路珠脑中嗡的一下,今天怎么这么大头虾,明明昨天还记的今天是魔女宝宝的生日,怎么到了今天反忘记了……

“姐,你别说了,我去接就是了。”看来今天绝对是被衰神看中了。

看来这星期要白干了,小魔女绝对不会错过今天这个敲诈的好机会……

下班后,路珠认命的到柜机里取了十张票子,希望小魔女能手下留情。路珠看着花票子,心道,我赚这点钱容易吗。都是被他们母女逼的,若不是他们三不时五的敲诈,她这会一定舒服坐在公立学校里悠哉度日,那用到这来被剥削啊。

正想着,小魔女所在幼儿园到了,路珠看到人堆中小魔女那黑亮的大眼已在闪光,她佯装没看见,故意左右寻视……

“小猪猪,我在这。”一群黑乎乎的乌鸦从路珠头顶飞过。

忙三步并两跑过去捂住她的嘴,魔女,绝对是魔女,自她会说话开始,路珠就没听她叫过自己一声姨。路珠就奇怪了,她干吗不叫“猪猪姨”或是“小猪姨”,如果那样叫,至少她还可以辩驳成路珠是猪猪的姨,可这小恶魔自小就跟着她娘叫她这正牌的阿姨‘小猪’,一点没拿路珠当长辈看。路珠想尽了办法逼她改口,都不果。年前路珠终于诱哄成功,以十餐麦当劳,二十个冰琪琳……总之在极不平等的条约下,她答应改口。

当路珠满心欢喜,以为可以听到小恶魔喊姨时……结果她是改口了,只不过由小猪变成了小猪猪。算了,路珠放弃,你爱咋叫就咋叫,大不了以少见你几次……

当路珠正在庆幸只损失了一顿麦当劳之际,小恶魔拿着折的整齐的纸来到她面前要兑现麦当劳的承诺……

路珠瞪大眼看着那张手写本上撕下的纸,这才想起,小恶魔当初说是怕她赖帐,硬 逼着她签下的不平等条约……

看着小恶魔贼兮兮的笑,路珠只得将委屈咽下去。产自我安慰道:没事,破财消灾……

“小猪猪,我要去麦叔叔那。”来到路珠跟前的小恶魔仰面向路珠笑道。

路珠就知道,幸好这是欠她的最后一顿麦当劳。

看着用一张票子换来的鸡翅,路珠有点馋,手刚伸过去,小恶魔用她那肥嘟嘟的油手盖在桶上道:“小猪猪,这是我的。

虽然小恶魔的音量不是很大,但路珠已感受到周围BS的目光……路珠瞪了小恶魔一眼,心道,花的是我的钱,凭什么我就不能吃一根。

路珠心痛的看着手捧鸡翅、薯条的小恶魔。小恶魔好似怕以后没得吃了似的,连吃带拿的,花了路珠一张半,路珠实在很奇怪,小恶魔丁点大的人,竟然一人吃了一桶鸡翅不算,还外加汉堡,署条……

“小猪猪,你帮我拿着。”小恶魔将大桶鸡翅递到路珠面前。

路珠暗自心喜,终于可以吃根鸡翅了。

“小猪猪,不可以偷吃哦,这个路珠要带回去给妈咪吃。”恶魔式的笑容挂在她脸上,甜甜的嗓音像是控告路珠偷吃似的。

“切,你放心,不健康的食品,我才不吃。”路珠移开视线不屑道。

小恶魔太没良心了,这可是花她的钱买的,竟然要留给她妈,都没想过她这个出钱者也没吃。路珠心理极端不平衡,狠瞪了小恶魔一眼。

“那就好,小猪猪,我还要那组芭比同魔幻飞机。”小恶魔毫不客气的指着马路对面的玩具店。

路珠顿时呆了,虽然她在这里看不清那上在的标价,但是她不看也能猜到那组芭比同什么魔幻飞机的价格绝对超过她身上的现金。

“宝宝,那个,我们能不能改天再买,你看,再买我们就拿不下了。”路珠小声的同恶魔商量了。

“小猪,今天是我生日。”没有任何不行啊,不可以的话,就这句话将路珠堵的死死的,谁都知道寿星最大。

路珠再次看了看对面玩具店,狠狠心,一咬牙,买,就当她还没跳糟好了。路珠将鸡翅塞回小恶魔手中,叮嘱道:“宝宝,你在这站着别动,姨去那取钱。”路珠指了指身后十多米远的柜机。

“嗯,你快去吧。”小恶魔点头笑道。

“宝宝,姨没回来之前,你站在这不准动,知道吗?”路珠走了一步又回头叮嘱道,现在是可是下班的高峰期,人多车多,还是得注意。

见小恶魔点头,路珠这才跑向前方不远的柜机……

看着手中的花票子,心痛不已,唉,都已经被欺压了这么多的了,认命吧。

“啊……”身后传来一阵阵尖叫,路珠飞快的转头……

一辆红色的出租车正叫嚣着朝小恶魔冲来,路珠心跳骤停,箭一般冲向小恶魔……

“宝宝……”路珠大喊着将小恶魔搂在怀中,闭上眼等待着死神的宣判……

“小猪猪,我们这是在哪?”路珠仍惊恐的尖叫,小恶魔的声音却从胸前传来。

“宝宝,别怕,姨会保护你的。”路珠仍在等候着疼痛袭来……

“小猪猪,车子同人都变没了,只有我们俩了。”小恶魔疑惑的声音传来,路珠这才察觉不对。

除了她们姨侄俩的声音,四周真的静悄悄的,没有车子声,也没有路人的尖叫声,更没有糟杂……安静的让路珠心慌。

“啊……”路珠睁开眼环视四周,真的没人,没车,连马路都没有……

“小猪猪,这里是不是天堂?”小恶魔惊讶的声音让路珠更回恐慌。

天堂?神话里才有天堂,这里怎么可能是天堂呢?连个神仙都没有……

“小猪猪,你看有人来了?”小恶魔突然拉着路珠的胳膊喜道。

有人?路珠转身顺着小鬼头的视线看去,果真有人,只是那两个人也太古椎了吧,身着古装也就算了,竟然连头发也盘的像古人,而且还是大婶级的。

“小猪猪,她们为什么穿那样的衣服,是不是在演戏?”恶魔宝宝疑惑的问道。

可能穿越小说看了,听完小恶魔的话,路珠第一个想法是有可能穿越了。一般穿越小说都是这么写的,女猪醒来后都发现自己身在异处,身边围着陌生人……

可是她们根本没晕,而且路珠还带着小恶魔,穿越文里都是女主一人穿越,要么也是同帅哥一起穿,就没看过带着拖油瓶穿的……路珠想,她真的是穿越小说看多了,也有可能是她们产生的幻觉,这只是梦里……

“小猪猪,她们来了,你去问问。”小恶魔摇了摇路珠胳膊。

路珠瞪着小恶魔,为什么又是她。在现实中被她们母女欺负已经够可怜了,现在梦里也还要被她欺负,她才不要。

“宝宝,你是小孩子,你去问比较合适。”路珠推脱道。

“好吧,你长的那么丑,一定会吓着人家的。”小恶魔叹道。

这叫什么话,路珠她虽然长得不是倾国倾城,但绝对算得上美女一枚,小恶魔竟敢无视她的美丽……路珠低头欲怒,却在瞄见小恶魔嘀溜转的眼睛,愣住了,随即明了笑了笑。哼,想用激将法,才不上你当……

小恶魔似是看出计谋失败,这才悻悻然的走过去。

“两位漂亮的阿姨,你们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小恶魔朝着两中年女人笑道。

呕,小恶魔还真叫的出口,路珠瞠目结舌的看着笑得舌头的小恶魔,不禁摇头,就小恶魔口中的两位漂亮阿姨,路珠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都觉得阿姨这个称呼应该是她叫的,对小恶魔来说,那两阿姨绝对是奶奶级的,她竟然叫人家阿姨,而且还是漂亮的阿姨,小恶魔真不亏是路花生的。

路珠看到两个老女人先是一愣,随即满面容光的笑道:“唉呀,这是哪家的小孩真是可爱……”

可爱个P,如果小恶魔那样叫可爱,全世界就没有不可爱的孩子了。

“是啊,真是漂亮的小姑娘……”

“还是两位阿姨漂亮……”

再听他们互相吹捧下去,天就黑了,路珠不得不走上前。

“两位大姐,打扰一下,请问这是哪里?”路珠也学着小恶魔的样子笑道。

没办法这个世界上虚伪的人太多,要是叫她们大婶,路珠绝对相信她们不会理她的,更别说回答她的问题了。

“哦,小姑娘这是你娘吗?”其中一个胖女人道。

“是的,阿姨,我同娘迷路了,你们可以告诉我们这是哪里吗?”小恶魔抬眼笑问。

看着小恶魔,路珠暗忖,小恶魔果然是小恶魔,竟然知道顺着别人的话往下说。

“哦,迷路了?你们是从城里来的吧,呶,你们看,往那边走就是我们方家村,我们这里是小村落……”

不知为何,听完大婶的话路珠有点兴奋,好像有某些事情不一样了,似乎真的穿越了。

“大姐,我们是从外地来的,要到城里探亲,不小心迷路了,可否告诉我如何去得城里?”为了确定穿越的可能性,路珠拉开小恶魔问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们正好也要进城,我们一道吧,从现在走,约莫午时就能到了。”瘦一点的大婶温和的笑道。

路珠脑中轰轰作响,不由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刚从东边爬起……这里是早上,她真的穿越了,而且还带着小恶魔这个超大的油瓶……

“娘,你怎么了?”小恶魔摇着路珠胳膊问道。

“没什么,宝宝,你看太阳都升起来了。”路珠指着红红的太阳对着小恶魔道,希望她能有所觉悟。

“咦,真的也。”小恶魔笑看着红太阳,尔后一脸疑惑的转向路珠,“不是应该天黑了吗?”

路珠知道小恶魔的意思,可现在并没时间理会她,得先弄清自己在什么朝代,什么地方,免得被人当笑柄?

“大姐,请问现在是什么朝代?”路珠以自认最甜美的笑容看着两位大婶。

“朝代?”两个大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互相摇了摇头,最后那位胖大婶转头朝路珠摇了摇头。

路珠有点晕眩的感觉,看来这两个大婶,真的是目不识丁的村妇,连朝代都不懂,路珠遂放弃追问,对着两位大婶道:“大姐,我们还是早些赶路吧。”

反正问也问不出来,还是进城再问吧。

“这位大姐,你们这样进城,只怕……”

大姐?她竟然叫路珠大姐,路珠被她们震到了,要是以往,路珠肯定毫不客气的骂她们一顿,可现在,是她有求于人,也许大姐只是这个时代女人间的想到称呼呢。

“这个,大姐,我们来的途中遇到强盗,衣物什么的全被抢了,实在……”路珠边说边抽泣……

“啊,真是可怜,怪不得你们这么惨,原来遇到强盗了……”

“这位大姐,要不我先带你回村子,给你们找身合适的衣服,免和进城被当奸细什么的抓起来了。”胖大婶好心道。

啊,这么好,路珠不由心喜,不顾小恶魔拉扯的小手,对着胖大婶笑道:“多谢大姐。”

“大姐,快别客气我们妇道人家出门不方便,尤其你又带着小孩……”

那位大婶罗索了半天,这才转身带着路珠们向她先前所说的方村走……

路珠心存感激的看着两位大婶,看来古人真的比现代人纯朴,要搁现代,人家不拿有色眼镜看路珠就不错了,那还会如此热心啊,看来这次穿越之旅,真是上天的照顾,就当是婚前的古代游吧。

路珠低头看了看小恶魔,悄声道:“宝宝,你一会要乖点,别乱说话知道吗?有什么不明白的回头我再告诉你。”

小恶魔点了点头,紧拉着路珠的手。

路珠有些感动,这是小恶魔第一次这么听话,竟然没同路珠顶嘴,看来这次穿越绝对是对的,一定是老天爷看不惯路珠老被她们母女欺负,才会以穿越补偿路珠。

路珠喜滋滋的跟在两位大婶身后。

走了大约半个时,她们才到这个小村落,近看才知道这里真的很小,零零落落几间瓦房……路珠疑惑的看着瓦房,不是说古人都住的茅屋吗?怎么这里没有,莫非这个时代的生活水平已经很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