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总裁太腹黑

“我和杜晟签订了一个契约!”

“如果违约,我就要赔六百万!!”

这是几人现在会出现在餐厅里的原因。

夏韵在急匆匆赶来医院探望住院的好友赵启灵时,在追问下得知了这么个原因,两人还没沟通好时就有几个男人闯进了病房,为了坐下来好好商量赔偿金的事,他们便来到了附近的餐厅。

杜晟和韩钊的车子停到杜家商场大厦下面,这里是杜晟的产业之一,夏韵和赵启灵下车后看了一眼前面的大厦。

杜晟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人,又看了一眼韩钊。

韩钊会意地对着杜晟点头,走到夏韵和赵启灵身边。“二位小姐可有什么想吃的?”

韩钊的询问很是客气,也很礼貌,很绅士,可一听到吃的夏韵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皱,侧目看向一边的赵启灵。

“清淡的就好!”对上夏韵的目光,赵启灵知道夏韵吃东西很挑,很多东西别说吃了就是看到都会反胃,更会呕吐,只能喝些果汁,牛奶清淡的东西。

“好!二位请随我来!”没有看出两人之间的异样,韩钊依旧绅士的和两人笑了笑,而后带着两人到杜晟那边。

这次韩钊走在前面杜晟在中间,赵启灵和夏韵走在最后,进了大厦,韩钊走到大厦领导专用电梯前给杜晟开了电梯,四个人一路往上到了八层,一出电梯就是扑鼻的香味。

换作一般人闻到这样浓郁的香味,都要忍不住淌口水,可这味道落到夏韵的鼻子里,却引来她胃里一阵翻滚,很想吐。

“前面有家暖胃粥屋,应该符合您二位的口味。”走在前面的韩钊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两个人,绅士的说道。

赵启灵点了点头,旁边的夏韵眉头却越蹙越紧,四个人进了粥屋,服务员拿过平板给几个人点餐,赵启灵看了一眼夏韵。

夏韵随手翻了翻点了一碗小米粥,就把东西放了回去,旁边的赵启灵点了份八宝粥,韩钊点了海鲜,对面的杜晟和夏韵一样,也是小米粥,韩钊又点了几样小菜,蒸饺,烧麦,才放下菜单。

韩钊看了一眼旁边的杜晟,等着杜晟给自己的命令,杜晟拿过韩钊随身带着平板,又给了韩钊两个字。

‘吃饭’

韩钊心底狐疑,刚刚来的时候,总裁还是一脸的不悦,嫌弃赵启灵耽误他时间,怎么这个时候到是愿意浪费时间吃饭了。

不过总裁的心思一直很难猜,又不喜欢和人交流,总是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韩钊也不敢多问,只得按照杜晟的吩咐去做。

四个人坐了五分多钟,服务员就把他们点的饭菜送了过来,夏韵一闻到韩钊的海鲜粥,就再也坐不住了。

伸手扯过两张纸巾就是一阵干呕,不等对面的两个男人反应过来,夏韵已经握着纸巾找洗手间去了。

“赵小姐,难道你的朋友也怀孕了?”望着急奔而走的夏韵,韩钊有些唏嘘地望着对面,面色有些苍白的赵启灵,心底想着这是什么事啊!

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确是个怀孕了,自己怀孕就算了,还要介绍另外一个怀孕的给他们用。

这边韩钊的心底很悲催,未曾发觉坐在他旁边的杜晟黑了脸,眼底的目光又冷了几度,凝视着碗里的粥都快要冻冰了一般。

“不是的,夏韵这是厌食症,她平时吃的最多也就是牛奶,不大能吃外面的东西,尤其是海鲜,只要一味到海鲜的味道,就会恶心呕吐。”

有些担忧地望着夏韵远去的赵启灵,听韩钊这么说,赶紧开口解释,自己怀孕是个意外,但是夏韵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不可能让自己处于这么尴尬的地位。

“厌食症?”韩钊面上的神色有些缓和,可一想夏韵是个有病了,又开始泄气了,杜家和茶家订婚的日子还有五天了,这个人是不能用了,看来他只能抓紧时间去找人了。

“带夏韵回别墅!”

沉默的杜晟听完赵启灵的解释,黑了的脸一点点的缓和过来,在平板上打了字出来,递给韩钊。

看着杜晟的最新指示,韩钊有些蒙圈,心底很是诧异,杜晟有自闭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对自己的地盘和隐私都是非常注意的,自己这个助理也是跟了杜晟三年才有机会,走进杜晟别墅的。

这夏韵是有什么本事,竟然在第一次见到杜晟的时候,就被杜晟开了后门,允许她到自己的别墅里去。

“是!”天大地大在韩钊跟前总裁最大,哪怕心理有再多的疑惑,也是不能问出口的,反正问了总裁也不会说。

他能做的就是杜晟说了什么,他就去做什么,等夏韵回来的时候,韩钊看着面色和赵启灵一般惨白的夏韵。

“抱歉夏小姐,我不清楚你闻不了海鲜的味道,既然你不喜欢外面,我看我们就到总裁的家里去聊吧!”

韩钊有些歉意地望着夏韵,自己身边有一个喜欢自闭,不喜欢开口讲话,再多一个有厌食症的,到也没什么大关系。

“好!”这地方的气味虽然不像医院里的消毒水那么难闻,可这油盐酱醋掺杂,混合着各种香精,海鲜,生肉的味道,也让夏韵一阵阵的恶心,到家里去,总不会有这么难闻的味道了。

也能让她静下心来,好好的和对面的哑巴聊一聊,关于如何分期付款的问题。

“请吧!”夏韵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韩钊很是开心的起身,此时杜晟都走到店铺门口了。

赵启灵见三个人要走也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的杜晟看了一眼韩钊,在扫一眼赵启灵,很明显,这眼神是在告诉韩钊,他的家里只欢迎夏韵,赵启灵这个外人就不用再去了。

韩钊有些头疼得看了一眼杜晟,大家都是一起的,总裁这么厚此薄彼,得多伤人心啊!不过一直活在自我世界里的总裁,也不会想到这些,韩钊只能看向赵启灵,很是委婉地开口道。

“赵小姐刚刚从医院出来,身子还很虚,就在这里吃点东西,早点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我们和夏小姐聊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