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总裁太腹黑

夏韵看到杜晟的目光,也意识到杜晟的意思,等韩钊把话说完,夏韵也看向赵启灵。

“车钥匙给你,你自己开车回去吧!路上小心些。”

哪怕在不情愿,也不能让一个孕妇去挤地铁和公交,只能委屈自己了,夏韵从背包里掏出车钥匙丢给蹙着眉的赵启灵。

冷淡的口气没有一丝担忧的意思,更没有关心,而接住钥匙的赵启灵,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对着夏韵点了点头。

到了外面夏韵看着韩钊给杜晟打开后车门,让杜晟上了车,夏韵扫了一眼杜晟,绕到副驾驶位置上,坐到车里。

车后面的杜晟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夏韵,淡淡地垂下眼睑,盯着自己的双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钊隔着窗子看了一眼杜晟,虽然看出了杜晟的不悦,可他总不能到前面把夏韵赶下车,只好走到前面去打开车门,驾车回了杜晟别墅。

打开车门站在别墅前,夏韵望着眼前简单的欧式别墅,整洁的花园,刚刚还翻滚着的胃竟然缓缓地安静了下来,鼻翼间是泥土树木的芬芳,也让她躁动的情绪,缓缓地安静下来。

“夏小姐请吧!”韩钊给杜晟打开车门,见这边的夏韵仰望着眼前的房子,缓和下来的神色,让韩钊紧绷了一路的神经也跟着放松下来,走到夏韵跟前邀请她进去。

夏韵点了点头,见杜晟已经到门口,输入密码打开了屋门,进门前杜晟转头看了两人一眼,夏韵对上杜晟的目光,那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次袭上心头,往屋内走的时候她又盯着杜晟的背影看了一会,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

站在屋内,打量这屋内的专修,夏韵对杜晟的审美到很认同,屋里和外面一样,黑白色的设计,一进屋就给人一种舒适,宁静的感觉。

进屋后杜晟拿着平板给韩钊看了一眼。

“做饭!”

“总裁,我不会做饭啊!”看到平板上的字后,一直被当做万能的韩助理,露出为难的表情,韩钊是自小成绩犹豫,家里的父母都是从政的,虽说不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少爷生活。

也从未下过厨房,又哪里会做饭啊!看到这个命令后韩钊有些为难地望着杜晟,尴尬地应道。

顺便把自己的皮也给绷紧些,跟在杜晟身边这么多年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老板是严于律己,对待下属也是非常苛刻的,向来不允许别人说一个‘不’字,以往他都是贯穿这个守则做事,可是今天总裁是真的掐到他的软肋了。

“我去做!”

就在韩钊悲悯自己,是不是会被总裁命令,‘既然不会做饭,就卷上铺盖卷,到外面去吃炒鱿鱼吧!’的时候,就见到平板上出现了更惊人的三个字。

“啊!”韩钊有些回不来神地看了一眼杜晟,在他心底杜晟一直是神一样存在,短短的五年时间就把杜家的产业扩大了两倍,证明他不是一个只能守城的四氏祖,更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说法。

可是能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还能握的住铲子,下的了厨房,这也太厉害了吧!在见到杜晟的字后,韩钊是抱着半信半疑地态度,和夏韵坐在外面等待着杜晟的。

然儿在杜晟端着四菜一汤,一锅白米饭出来的时候,杜晟和夏韵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总裁你真的会煮饭?”韩钊瞧着桌是上的西红柿鸡蛋,虎皮尖椒,红烧茄子,清蒸排骨,和一碗乌鸡汤后,有些白目地感叹一句。

“拿碗筷!”

把托盘里的菜摆放到桌子上,杜晟对韩钊的白痴问题,没有给予评价,而是让他去干活。

“是!”韩钊应了一声,也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傻,菜都摆放在桌子上了,还有什么好问的,这个屋子里除了自己,夏韵,总裁之外,再也没有第四个人了。

他刚刚一直在和夏韵聊关于杜家和茶家关系,以及赵启灵与杜晟签订契约的事情,都不曾进过厨房,这些不是总裁做的,还能是谁做的。

韩钊进厨房之后,杜晟看向坐在沙发上得夏韵,对上杜晟的眼神,夏韵挑眉,虽说和杜晟刚刚认识,夏韵却能读懂杜晟的目光,知道杜晟是在叫她过去吃饭。

想起刚刚自己在大厦差点吐出来的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说实话她是不抱什么希望的,可闻到桌子上饭菜香味的时候,胃里并没有异样,夏韵才没在抗拒,往前走了几步。

杜晟给她拉开椅子,对于杜晟如此贴心的动作,夏韵跟他点了点头,算是道谢,从屋里拿着汤勺,汤碗,餐盘,筷子,勺子出来的韩钊却被吓傻了,总裁竟然帮人拉椅子,简直是奇迹啊!还是他在做梦

直到杜晟凉飕飕地目光看过去,韩钊才打了一个寒颤猛然惊醒,自己是来拿餐具的,把碗筷都摆放好,杜晟先盛汤,韩钊去盛饭,夏韵就坐在桌子前,等着这两个人伺候自己。

杜晟把汤推到夏韵的跟前,夏韵看了一眼清淡的鸡汤里飘着几颗被泡的很饱满的,艳红色的枸杞,和肉嘟嘟的小蘑菇,未曾觉得恶心,到是被汤中的清甜味道所吸引,拿起勺子喝了一口。

清淡的鸡肉香味融化在唇齿之间,有些甘特的汤汁,熨贴过她刚刚呕吐到空空荡荡的肠胃,温温的,暖暖的,让她忍不住想要多喝几口,唇角都有了些许的松动。

站在她旁边的杜晟见夏韵喝掉了小半碗汤,才坐到她身边,把米饭和筷子递到夏韵跟前,早起夏韵就跑到片场赶进度,只喝了一杯牛奶,再也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其实胃里早就空了。

刚刚又吐了一阵子,现在喝了些鸡汤,算是缓和过来了,肚子却开始叫了起来,夏韵都不记得,上一次这么迫切的想要吃东西是什么时候了。

见杜晟把筷子和米饭递过来的时候,没有犹豫地接过来,就着桌子上的菜,吃了一大碗米饭,直到肚子里饱饱的,才放下手中的筷子。

旁边的韩钊和杜晟比她稍微慢了一些,片刻后也都放下了筷子,等到三人都放下筷子后,桌子上的四个盘子都空了,就连米饭都没有了。

韩钊拿过一边的纸巾擦了擦嘴,很是满足地感叹一句。“想不到总裁的手艺这么好,比外面那些拿着厨师证的厨子做的都好吃啊!真是让人回味无穷,还想在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