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皇后

上官飞雪恨恨地跺着地面,真是气死她了,皇上,皇上就可以今天抱一个,明天搂一个,根本不将她这个正牌找一堆男人回来抱。上官飞雪边走边嘀咕,不觉又回到了玉凤宫,谁让她同玉凤公主是好姐妹呢,每次有事没事上官飞雪都要找玉凤公主,当然了有好玩的她也不会忘记叫上欧阳玉玲,在上官飞雪眼中,玉凤公主是她的好姐妹,理当有难同当,有玩同乐。

“雪儿小姐”宫女一见又是上官飞雪,立即上前行礼,怎么着这也是未来的皇后娘娘说什么也不能得罪,尤其是雪儿小姐的整人招术,她们因为是公主的侍女不曾被整过,但是光听那些侍候其他娘娘的宫女说,她们就觉得好恐怖,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恭敬的叫她雪儿小姐,但是私底下,那些后宫的娘娘们都叫她恶魔。谁让雪儿小姐是正牌皇后呢,她们也只敢背后说说,见了面还是得低声下气了。

上官飞雪根本没心情搭理她们,直接向里面走去。

“雪儿”在内室的欧阳玉玲听到宫女的那声雪儿小姐就明白自己的好姐妹又回来了,赶紧迎了出来,看到一脸苦闷的上官飞雪忙牵起她的手,“雪儿,你怎么了?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

上官飞雪突然抬头对欧阳玉玲说道:“玲玲,我决定了,我不要嫁给焰哥哥,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叫他焰哥哥了,我要离开皇宫,我要去找个好男人。”欧阳玉玲赶紧捂住了雪儿的嘴。

“雪儿,你是不是疯了,你同皇兄再一个半月就要成亲了,天下人都知道你是凤翔的准国母,而且皇兄已经昭告天下,你们下个月就要大婚了,你这会说不嫁还要离开皇宫,你不要命了。”欧阳玉玲小声的告诫上官飞雪。

“玲玲,你不明白了,就是因为这样我不想嫁,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离宫,我同欧阳烈焰的婚事从小就订的,他从来就没说过喜欢我,而且后宫的女人更是一天比一天多,这不明摆着心里没我吗,我才不要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上官飞雪坚定地说道。

“雪儿,就算皇兄后宫的女人再多,你还是皇后啊,还是你最大啊,况且那个皇上不是三宫六院呀,你难道要皇兄一辈子只要你一个女人吗?”欧阳玉玲不敢想,虽然她是公主,但是如果将来她的夫君要纳妾她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

上官飞雪看了看欧阳玉玲,摇了摇头,“你不会明白的了,玲玲,我打算今晚就离宫,但是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皇兄,记住如果是好姐妹,你就不能告密。”说着上官飞雪就准备回去换身衣服离宫。

“不,不行。”欧阳玉玲拉住了上官飞雪,万一皇兄问起来,她可是不会撒谎的,而且万一雪儿出宫后有什么意外,皇兄一定会怪她的,不行,她得劝雪儿。

“玲玲,你放手,我今天是非走不可。”她都忍了很久了,现在她真的忍无可忍了,她干嘛要委屈自己嫁给不喜欢的人,虽然从小她就是欧阳烈焰的皇后,但是又没人问过她愿意不愿意,她不承认,她不愿意嫁给欧阳烈焰,更不愿意当皇后。

“雪儿”欧阳玉玲看着坚决的上官飞雪,做出了个无奈的决定,“那你带着我一起出宫,要不然皇兄问起我可不敢保证能瞒得住。”

上官飞雪看着欧阳玉玲,想了想也是,欧阳玉玲的个性,只怕皇上一句话她就说了,还是带着保险点。

“那好吧,你跟我去我宫里吧。”上官飞雪带着欧阳玉玲来到准皇后的寝宫——‘凤鸣宫’,幸好宫女们都早已睡了,上官飞雪同欧阳玉玲换上太监服。待到丑时,牵着欧阳玉玲来到御膳厨房,她对宫里可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每天这个时候宫外都有马车送菜进宫的,她都想好了,只要她同玲玲躲在马车里,保证神不知鬼不觉得的就出宫了。

上官飞雪跟随送菜的马车出了宫的时候天已经有点亮了,她牵着欧阳玉玲趁车夫小解的时候跳下了马车。虽然她很不想带着金枝玉叶的欧阳玉玲,但是为了不让欧阳烈焰发现,上官飞雪还是认命的带上了拖油瓶。已离开马车的上官飞雪看着后面走得气喘吁吁的欧阳玉玲,不由皱起了细致的柳眉。

“玲玲,你能不能快点,你这么慢,我们很容易被你那皇上哥哥抓回去的。”她可不想再回宫里看欧阳烈焰左拥右抱,像欧阳烈焰那么好色的夫君,就算他是皇上她上官飞雪也不稀罕,天底下好男人多着呢,她才不稀罕什么皇后之位。上官飞雪觉得一个好夫君比起皇后的虚名重要多了,更何况梦中的幻儿都说了,真爱一个人就是只对一个人好的,那像欧阳烈焰,不但女人一个一个往宫里收,而且丝毫不将她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幸好她上官飞雪够聪明,在大婚前跑了。

“雪儿,你那么不想嫁给皇兄吗?”欧阳玉玲真是不明白上官飞雪,虽然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中密友,可是她从来就没弄明白过上官飞雪,光是她那些稀奇古怪的整人念头,欧阳玉玲就想不透,真不明白雪儿那小脑袋瓜里装的是什么,别的千金在家绣花,学琴的时候,她到好,像个野孩子似的满山跑,今天捉只小虫玩玩,明天抓只大虫玩玩,连老鼠她都养,整人的方法更是用也用不完,据不完全统计,皇兄后宫的那些女人没被上官飞雪整过的还真是找不出。虽然后宫的女人恨她恨的牙痒痒,可是又不能拿她怎么样,谁让上官飞雪一出生就被太后定下来了呢,甚至将凤翔后位象征的双凤玉佩给了上官飞雪。

这得从太后同右相夫人(也就是上官飞雪的娘)的感情说起。当年的太后同右相夫人是闺中密友,就好象现在的上官飞雪同欧阳玉玲一样,两人当年可是凤鸣城数一数二的美人,而且两家正好是邻居,双方父母为了方便两人一起学习,甚至打通了两府的后院。

太后在入宫嫁给皇上后,硬是请皇上将自己的好姐妹许给了当时的青年才俊上官华,也就是现在的右相大人,姐妹两人都有了好归宿,虽然是君臣,但是丝毫不影响两姐妹的感情。尤其在上官飞雪出生后,皇上同皇后不但亲自前往恭贺,皇后在见了刚满面的上官飞雪之后,甚为喜爱,竟摘下了凤翔皇后象征的双凤玉佩挂在小飞雪的颈项,引得当时前来贺喜的羡慕不已,尤其是有女儿的大臣,更是又羡又妒。

上官飞雪自小便有了这道护身符,在成长的过程中就算是犯了小错自是没人过分苛责她,虽然上官飞雪的娘亲,很想将她培养成德才兼备,知书达礼的千金,怎奈雪儿从小就顽劣不已,请先生教她习字,做诗,她能吓跑一十三位名师,到后来一听是相府请先生,再也没人敢应聘了,至于学习女红什么的那就更别提了,缝件衣服也能将自己缝进去,这份无人能力的功力连她娘也不得摇头叹息。直到如今上官飞雪马上十七了,凡是女子该会的技能她一项不会,但是爬树,聚赌,整人……无一不精,甚至连青楼也敢去,就这样一个上官飞雪她竟然还嫌弃皇上。

也不知道欧阳烈焰是不是头脑坏了,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真打算娶这样一个女人,而且真的准备立她为后,这不,欧阳烈焰正在同礼部尚书商议婚事的时候被上官飞雪偷听到了。这一听到不打紧,人家不嫌弃她没女人样,她反到嫌弃皇上花心了,试问有那个皇上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她有什么好嫌的呀。

“别说你那讨人厌的皇兄了,我们还是赶紧将这身太监服给换了,这副样子会让人起疑的。”说着上官飞雪拉着欧阳玉玲到了一间裁衣店,试了很多仍然没有一件合身,没办法,以她们的身形穿上男装,怎么看都不伦不类。最后掌柜点请她们稍等,动手为他们改了两身精致的男装。穿上男装的上官飞雪,到还真像个翩翩公子,只是过于美艳的欧阳玉玲再怎么穿也还是像个妖滴滴的美人。上官飞雪灵机一动,找掌柜的要了点墨汁,一抓一抹,欧阳玉玲就成了黑脸公子了,就这样两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龙城,一路往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