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皇后

离宫的上官飞雪就像出笼的小鸟,快乐的都要飞上天了,虽然欧阳玉玲很不甘愿的陪着上官飞雪出宫了。但是看到宫外的新奇世界后,再也不后悔了,虽然走路很累,但是能看到这么好看的,好玩的东西真是太幸福了。

身着男装的上官飞雪同欧阳玉玲每到热闹的城镇就要逛一圈。这天她们来到青云镇,这是一个往南的繁华的小镇,两人一到这就被街上新奇的玩意吸引了,尤其是欧阳玉玲,看到什么都想要。一路走下来,她们手上身上已挂满了各式各样新奇的玩意。

“雪儿,那个是什么?我也想吃?”欧阳玉玲指了指刚从身边经过的小孩,他手上正拿着一串红得诱人的糖葫芦,她看着小孩舔糖葫芦的表情很想舔一口。

“笨蛋玲玲,那叫糖葫芦,到处都有的。”上官飞雪看着欧阳玉玲那副谗样知道她的谗虫爬出来了。“走吧,前面应该有的,我带你去买吧。”上官飞雪正想牵着欧阳玉玲去找卖糖葫芦的,不意被人撞了一下。

“大哥,拜托你下次小心的,要是真撞倒了可是很痛的。”上官飞雪抱怨地看看早已跑得不见影的莽撞男人。

“雪儿,我看到了,那个,那个人肩上扛了好多糖葫芦,你快点呀。”欧阳玉玲催促着上官飞雪。

“知道了。”上官飞雪拉着欧阳玉玲跑到了小贩面前,买到四串糖葫芦,看来不止欧阳玉玲谗了,她自己也一样。

两人边吃糖葫芦,边逛,虽然还有很多想买的东西,但是实在是拿不下了,“玲玲,别再看了,再看你也拿不下,我们还是先找地方吃饭吧,好饿。”逛街真是耗体力的活,虽然刚才已经吃了两串糖葫芦,但是上官飞雪还是觉得好饿。

“好吧。”欧阳玉玲恋恋不舍的移开视线,随着上官飞雪上了件酒楼。这些天跟在上官飞雪后面,吃香的喝辣的,她终于知道宫外是这么新鲜好玩的,吃的东西更是比宫里多多了。

她们点了一桌香喷喷的饭菜,正准备开动的时候,上官飞雪看到门外有几个小乞丐正对着她们流口水,心下一动,心想,反正这么多饭菜,她们两人也吃不完,干脆叫他们一块吃好了。上官飞雪想着向他们招了招手,几个小乞丐一见上官飞雪的手势,马上往里冲,可是在门口被小二拦住了。

“小二哥,麻烦你让他们进来,我要请他们吃饭。”上官飞雪朝小二喊道。小二看了看上官飞雪,终于松开了拦阻的双手。

“公子,你真要请我们吃饭。”小乞丐兴奋地看着满桌的饭菜,口水直咽。

“你们吃吧,反正这么多饭菜我们也吃不完,吃吧,要是不够我们才叫。”上官飞雪看着不停咽口水的小乞丐心里不忍。

满桌的饭菜,在小乞丐们的狼吞虎咽后一片狼藉,引来不少人的咋舌。上官飞雪看了看抹着嘴的小乞丐问道:“你们饱了吗?要是不够我再叫。”

“饱了,饱了,谢谢公子。”小乞丐连忙答道,虽然还想再吃点,但是能吃到这么好的饭菜,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饱了就好”上官飞雪向小二招了招手:“小二哥结帐。”小二喜滋滋的跑了过来。

“圣惠,公子,一共是十五两银子。”上官飞雪从衣袖里掏出碎银,发现只有八两,再将手伸进衣内准备拿银票,掏了半天,也没掏到一张纸。上官飞雪看到一群乌鸦自头上飞过,银票丢了,蓦的想起那个撞她的青年,这下她总算明白为什么人家撞了她就跑,连道歉都没有,原来他是贼。上官飞雪的手尴尬的停在胸前,“玲玲,你身上带了银票吗?”

“银票?你是说可以买东西的纸吗?没有也。”上官飞雪的脸黑了,欧阳玉玲的身上怎么可能有银票呢,出宫前她还是一个不知道银票是何物的金枝玉叶,这下惨了。

“公子,十五两银子。”小二看着脸色变黑的上官飞雪,口气有些凶。

“这个,小二哥,能不能少收点,我们刚才在街上可能遇到小偷了,银票不见了。”上官飞雪小小声的说,双眼企求地看着小二。

“什么?没银子你还敢上来吃饭,我管你遇到谁了,吃饭就得掏银子。”小二的大嗓门,立即招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上官飞雪尴尬地看着众人,再次恳求小二,“小二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用这些东西抵押,你看,这个漂亮的玉镯我们花了十两银子买的,现在就当七两行不行?”

“我要你这镯子有屁用,快拿银子。”小二恶瞪着上官飞雪,在这里有钱的就是大爷,没钱,对不起,你就是孙子,就是龟蛋。

“可是,小二哥,我们真的没银子了……”上官飞雪想再同小二哥讲理,小二根本不给面子。

“没银子你就别来吃饭,没银子你就别摆阔……”小二还想再往下说被掌柜的声音打断了。

“什么事这么吵吵?”掌柜的迈步来到了上官飞雪的桌前,看了眼上官飞雪,瞪了小二一眼。

“就算客官真有难处,你也不能这么恶,来者是客,不管有没有银子,进了我们美味楼的就是客人,下次不得再这样。”训完小二,掌柜的看着上官飞雪说道:“看来这位公子是真的遇着小偷了,但是我们开门做生意,公子总不吃白食,这里是八两银子,还差七两,这镯子做工虽然不错,但是怎么也值不了七两银子,公子,可还有别的特件抵押。”

“这个,掌柜的,要不这样,我们这些东西统统给你,够七两银子了吗?”上官飞雪将她们方才自街上买的东西悉数推到掌柜的跟前。刚才这些东西可花了她们不下百两银子呢。

掌柜的扫了眼面前的物件,面色为难的点了点头。“好吧,公子下次点菜前最好先看看自身的银两。”

“谢谢掌柜的,我一定谨记掌柜的告诫。”上官飞雪一个劲的向掌柜的道谢,说完拉着欧阳玉玲就跑去了酒楼。

“雪儿,我们那些东西明明就不止七两银子,为什么你要全给他们?”站在酒楼前的欧阳玉玲很不明白,虽然她不太懂得银子的价值,但是她们买那些东西的时候,明明花了很多银子,别说七两了,十个七两都不止,怎么雪儿全给人了呢?

“嘘”上官飞雪将欧阳玉玲拉离了酒楼,“算了,那些东西以后再买就有了,我们没银子付饭菜本就是我们理亏,就算那些东西值一千两银子,只要他们说一文不止,我们一样没银子付饭钱,一样不能离开酒楼,还有可能被人送到官府告我们吃霸王餐,现在他们既然不为难我们,管它七两还是七十两呢,”那个不是重点,现在最让上官飞雪头痛的是,她们没银子了了,别说吃饭了,只怕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上官飞雪看了看跟在他们身后的小乞丐,看来她也将同他们一样沦为乞丐了。看了眼欧阳玉玲,上官飞雪实在不敢告诉欧阳玉玲,接下来她们要以乞讨为生。就算现在想回皇宫估计也得乞讨着回去了,更何况她既然出来了,说什么也不可能回去的,只是她这会真不知道将欧阳玉玲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