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苍茫大地,一弯碧月斜挂苍穹。

幽蓝山,幽蓝舵内,篝火烈燃,整个幽蓝舵亮如白昼。

一袭翠色戎装的蓝灵儿高坐于舵主宝座之上,一双狭长的美目则是傲慢的睥睨着高殿之下、被绳捆绑的像个蚕茧的男人。

“本舵主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要么给你的家人要一万两黄金来赎你下山;第二,要么就留在本舵主的‘美男坊’伺候本舵主。”

一袭翠色的戎装,甚至是玩味的言语,以及她眉宇间的那份乖张与傲慢,却是将蓝灵儿衬托出了几份集野性与妩媚的矛盾美。

“那么听蓝舵主的意思是,是您十分中意敝人的长相与气质,而要收我入您的‘美男坊’了?”

有意将蓝灵儿调戏一番,凌南将一张樱色的唇瓣向嘴角的两边轻轻的扬起,从而露出了一抹蛊惑般的笑容,且还颇有几份自夸自赞的意思道。

纵然被捆的像个蚕茧,但他却无一点将蓝灵儿放在眼里的意思。

“……”

如此的挑衅,使得原本慵懒的斜靠在舵主之位上的蓝灵儿,眉头则在下一秒完全恼恨的蹙拢了起来。

“啪——”

是可忍孰不可忍!

随着蓝灵儿的一双纤手“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了宝座两侧的扶手之上,她一袭似爆发着无限力量的身躯,已是“腾”的一下子从身下的宝座之上向凌南一跃而去。

“臭男人!就凭你这二流的长相也配进本舵主的‘美男坊’?说,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藐视本舵主?!”

一双宛如利刃的双目恨恨的注视着眼前这张风流倜傥的脸颊,蓝灵儿的一双纤手则是乖张的抓上了凌南的领口:“敢藐视本舵主威严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见得此种情形,大殿之内的幽蓝舵所有弟子皆是大气不敢出一声。

要知道,舵主如此,已是恼极!

“蓝舵主昨夜沐浴时用的可否是合欢花的花露?蓝舵主身上这种甜腻但却透着清香的味道让人闻起来,真是让敝人觉得心脾舒畅无比。”

然而,在下一秒,凌南乖张而轻狂的话,却让整个大殿之内原本紧张的气氛凝滞到了极点。

而此时胸中已经怒火滔天的蓝灵儿,则是恨不得亲手将凌南一掌劈死。原本饱满的胸口由于太过气愤而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粉红的拳头也被她攥的格格作响。

甚至连再多一眼凌南的兴趣也没有,蓝灵儿脸带戾色,“咚”的一脚便将凌南所坐的椅子连人带椅子一下子狠狠的踹翻在地。

“来人,把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给本舵主拉出去砍了!”

“慢着——”

然而,就在蓝灵儿的左右护卫要把被捆得像个蚕茧的凌南从地上拖出去之时,却听得被椅子砸的腰板直痛的凌南竟呲牙咧嘴的嚷嚷道。

“拉出去砍了!”

似乎连听他再多废话一句的耐心也全无,蓝灵儿厌恶的将手掌再次一挥,便是再次冷哼道。

“如若我说我与当朝的凌南王爷是好朋友呢?别说是一万两黄金,就是二万两,他也定拿的出。”

然而,凌南却是依旧不顾蓝灵儿的反对出口道。

他回头含笑着望着眼前的蓝灵儿,一张樱色的唇瓣颇有深意的向两边轻轻的撇起,而后则是再次露出了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

他的笑容复杂而古怪,甚至透着些莫名的……诡异。

令得蓝灵儿看到了,禁不住心头更是一颤。

“你说,你认识凌南?”

蓝灵儿再次一个如流星般的极速转身,在瞬间又一次毫不客气的抓上了凌南的领口冷戾而恼恨的质问道。

那般恼恨的态度,似乎她与凌南王爷之间有着莫大的仇恨一般。

当然,在听得凌南这个名字时,连着那个一直高傲而随意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的大娘——肖岚,更是心中一惊。

原本端着一杯茶水的双手一颤,那杯中的热水一不小心被溢出,竟是险些烫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