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搜索外挂

叶星,一个彻彻底的失败者,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他有点想哭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

叶星,你在听我讲课吗,一个带着咆哮怒红的上瘾在教室里便兴起。

我问你这,物理学中引入了"质点"、"点电荷"的概念,从科学方法上来说属于物理学中引入了"质点"、"点电荷"的概念,从物理方法上来说,它属于什么"一个中年秃顶的男老师看着叶星,眼睛之中充满努力。

看着言情对着自己咆哮的物理老师,叶星眼睛之中冰冷莫让,他对这个姓李的老师没有什么好印象。

高三的时候,自己的性格懦弱,加上这老师有意无意的为难,拿他作对比,来衬托他的副市长的儿子,几乎每一节课可都如此,还有的就是为了拍这是叶星懦弱的性格上的加速剂,

“一个声音之中充满了嘲笑和讽刺:"连这个都不懂,还好意识在这个班级呆,别拖了我们班的排名”。

此人就是副市长的儿子周志邦,听到这个声音,叶星,眼瞳之中充满了血丝,咬着牙齿,控制自己。

眼前的男孩和他的父母,就是还自己家破人亡的仇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叶星听到周志邦的话语后,反而没有像前世一样,诺诺弱弱尴尬站着,他嘴角翘起了弧度,对着那李秃头。

"你笑什么?我问你,答案是什么,你知道不!"看着眼前的刘星,不想以往一样,放而有着嘲笑他的神色,他心头差异更多的是怒火冲天。

"不知道!"充满着蔑视,完全无视了老秃头,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一个学生,坦荡荡的看着自己的老师,还是带着另外的蔑视之意。

"你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叶星摊了摊,一副笑意,随后又作出一副彻底无望的表情。

"你"老秃头,严重不可置信的看着一副松懈懒惰躺着站着的叶星,气得浑身发抖。

"我什么我,要不然学校要你干什么,上课就是为了让学生看书,给你答案吗"叶星眼中充满不屑。

一时间教师里边,一群学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星,这还是叶星吗?

尤其是坐在他左侧同桌,一个长得清秀美艳,黛眉凤眼,好看的女孩子,也愣愣得看着叶星,她和叶星是一个政府院子长大的。

不过她看着叶星的时候,叶星也留意到了她,而她就是害惨自己家人的第二号人物唐淑,要是前世的话,眼前的的女孩子哪怕是看着她一眼,他也会心跳不已,可是此事并非前世,他看着眼前的女子他沿眼眸之中充满了厌恶之色。

唐淑也看着了叶星眼眸之中一抹闪逝而过的厌恶,她确定没有看错,眉毛皱了皱。

"哼"唐淑哼了一样,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看向周治邦,两人彼此像以往一样。

"老师,我知道"这时候的周志邦,站了起来对着站台的刘秃头说道。

"周同学你来说"声音不轻不重,在教师里边响起。

"哼"那老师蔑视的看了叶星一眼,随后对着抢着回到问题的男同学,态度判若两人。

"老师,是理想化模型法"

"嗯,不错,你坐下"很是满意,点了点头。

看着周志邦得意的目光,叶星漠然的不理会,不过他严重的仇恨并没有平静下来,心底一直在呐喊着

"重生了竟然重生了"叶星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疼痛,那就应该没有错了。

"这应该是1987年,应该没错,这一年自己刚好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而自己家,自己的父母也是这个假期相续自杀"刘星一个人我在桌子上,发抖着,想起前世的以前,他心底无法平静下来。

"刘星的父母是这江海城的市委副书记,也许在普通老百姓中,这个官职也许很大,就算不努力,大学再到毕业也许前途一片光明,可是事情并非他那样想。"

"高考成绩出来后,考的一塌糊涂的刘星,的第一次学会喝酒,第一次去酒吧买酒买醉。

在政府院子里边,正市长唐苗鹏、副市长周文进,他们为各自的千金唐淑、儿子周志邦庆祝同时考上北上清华,第一次院子里边这么热闹,大大小小的官员进进出出,热闹非凡,也是这一晚,正市长唐苗鹏的女儿还有一个同伴的女孩出事了。

"唐苗鹏的女儿唐淑和同伴女子,被奸杀酒吧,而凶手竟然是刘星"第二天,大大小小的报纸刊登新闻出现在山海城的时候,刘星入狱,自己的父亲叶亚青被抓,因贪污各项凭空罪名,监狱,一个月后畏罪自杀,而自己未满十八,死刑缓期执行,自己母亲知道后也吃药自杀。

"当知道自己被判死刑缓期执行一度感到绝望,冒着被乱枪打死的可能,逃狱追查真相"

"隐姓埋名了十年,那一年自己查出了凶手,还有遇上了自己喜欢的女子,可是也无法去爱,还被无尽的追杀,而杀手就是周治邦,副市长的儿子"

"叶星,你怎么了?"一个憨厚的声音打乱了叶星的思绪,这个人就是他的后桌的何坚强,一个选着相信自己的人,一个有家庭和两个孩子的情况下,不怕连累自己,还敢私藏叶星追查真相的人。

"没事,刚才牙疼,难受"叶星平稳了自己的情绪,揉了揉下巴说道,看着眼前的憨厚同学何坚强,他家里边很穷,不过人很有憨厚和气,就算别人怎样欺负他,他也是笑笑,班里边和叶星最铁。

读书的时候,叶星对他没有异样的眼光,两人宛如兄弟,何坚强父母动手术的时候,叶星暗中把自己攒了几年的钱,帮他母亲交了手术费。

何坚强知道是叶星所谓,知道他性格的叶星也是笑了笑,说了声,我们是好兄弟,也就是这就话,逃亡的十几年里边,何坚强也是叶星背后的兄弟。

"叶子,快高考了,忍忍就过,到时候我们再揍他"何坚强咬牙切齿,拍了拍叶星的肩膀安慰道。

"靠,你小子,是安慰我,还是打我"何坚强人壮高大,人憨厚,不过脑子有点迟钝,把叶星当成了周志邦,叶星有点哭笑不得。

"叶子,没弄痛你把"何坚强有点着急的说道,两人坐在教室后边,躺在桌子上细声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