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乡野

“啊……白帆,你拿这么粗的干什么?”

“筱天姐,粗的比较好用嘛!”

“身子再压低些,再翘高一点,对对,就这样。”

“这个姿势非常不错,要保持住啊!”

“哎呀,筱天姐,你用力啊!”

章筱天转过红通通的俏脸,羞恼地瞪了他一眼。

而且随着章筱天身子的摆动,他们脚下的独木舟也跟着摇来晃去,似乎随时会翻倒进河水里。

这是名叫西山镇的小镇,周围被大山包裹住,因为交通不便,可以说这里与世隔绝。

但这却山清水秀、环境优美,一条名叫“仙女河”的小溪从小镇中间穿流而过,滋润着这里的一草一木。

得益于“仙女河”河水的滋养,这里的女人个个面若桃花,皮肤白里透红,嫩得像个水蜜桃似的。

“哎呀,你别在这里说话那么大声啊,要是有人听到怎么办?羞死人了。”章筱天娇羞地瞪了他一眼,接着便又将身子背转过去。

只见她趴覆在独木舟上,双肘吃力地撑着船舷,纤细的水蛇小蛮腰顿时深陷了下去……

“这有什么好羞的?咱们两个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嘿嘿。再说了,刚刚是谁叫那么大声。”

“哼……谁知道你要划船呢!还有,人家是女孩子好不好,这么吃力的活儿,却让我来干,你一个大男人羞不羞啊?”

章筱天伸出莲藕似的双臂,双手紧紧拽着渔网的两角,美丽的杏核眼,却死死地盯着水底来回游动的鱼儿。

不过鱼儿也不是傻子,头顶的吵闹声那么大,哪个傻鱼会主动上钩啊。

于是,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只网了两条半斤来重的草鱼,都在旁边的鱼篓里装着呢。

“我不是不会游泳吗,要是不小心掉进去,还得你来捞我。”白帆有些憋屈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章筱天翻了个白眼,却没有搭腔。

又过了十几分钟,由于趴伏的姿势,使得章筱天双臂非常酸痛,便准备站起身,重新换个姿势。

哪知她的身子刚一动,眼前突然剧烈地眩晕起来,身子摇摇晃晃,脚下的小木舟也跟着左右倾覆起来。

“哎呀。”

“筱天姐,你怎么了?”

白帆急眼手快,立即抄手搂住了她,将她迅速拉进了自己怀里。

顿时,一股清幽的体香直窜鼻孔……

“有点头晕,可能是趴的太久了,我没事。”章筱天闭着眼睛休息片刻,等恢复了正常,这才睁开了清灵灵的大眼睛。

当她意识到自己正被白帆搂在怀里的时候,小脸上顿时变得红扑扑的,媚眼迷离,芳心蹦跶得十分厉害。

“你搂着我干嘛呀,哎呀,你的手放哪呢!快松开啦,再被人看到。”

“筱天姐,你长得可真美,好想亲你。”白帆脸不红心不跳地拿开手,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说道。

章筱天脸上又是一热,娇羞地瞪了他一眼:“我可是你姐,别乱说话。”

这句话白帆直接自动忽略了,因为白帆根本不是她的亲弟弟,去年小镇里发大水的时候,他被洪峰从上游冲下来,顺水漂流,来到了西山镇。

章筱天的老爹章守财将他从河里救回来之后,这货对自己的身世一问三不知。

估计是在河里漂流的时候,脑袋撞在石头上失了忆。

章家人没办法,只好将他收留在西山镇,还给他起了个名字……白帆。

一年多的时间里,白帆已经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加上章守财本身没有儿子,久而久之,便将他当成了自己亲生儿子来对待。

“算了,不网了,回家吃晚饭吧。”章筱天看了看天色,便对白帆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