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敢致琛

唐青青有些忐忑地抓紧了手里的包,她深呼吸一口气才走进了方家大宅。

她知道今天她的婆婆叫她来是为了什么事,却只能苦笑着叫了一声妈。

董水青瞥了她一眼,颐指气使地让她坐下,“你和我们琛儿结婚也有两年了,怎么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唐青青低着头,心间一片苦涩。

她和方致琛结婚两年,她痴爱着方致琛,一个人用瘦弱的身躯维持着岌岌可危的婚姻,而他不过将她当做一个消遣的小玩意儿。

董水青看见唐青青这模样,言辞越发难听,“收起你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当初就不该同意你代替你姐嫁过来,你就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

“如果换成你姐姐,说不定孩子都会叫奶奶了!”董水青不依不饶,“我告诉你唐青青,今年琛儿必须得有个孩子出生,来继承他爷爷的遗产!”

唐青青自嘲,她也想和方致琛有一个孩子,她每天做梦都想。

方致琛漠然的脸庞闪过,那个男人对她说过,绝不会让他的孩子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

想道这里,唐青青苦涩开口,“妈,不是我不想生……”

“行了,别解释了!”董水青皱眉呵斥道,“我前些日子拖人寻了民间偏方,你喝了回去试试。”

董水青的话音刚落,保姆就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走了过来。

唐青青闻见那刺鼻的恶臭,心里顿时慌乱了,她这个月的月经没有来,说不定她已经怀孕了,这药不能喝!

但她不能透露出一个字,如果说出来,孩子一定会被方致琛勒令打掉!眼前这个婆婆虽然渴望孩子,但她在方致琛的面前没有一点话语权!

她慌张起身跑路,却被赶来的保镖按在了地上。

他们钳住她的下巴,将汤药强行灌了进去。汤药见底,她被人狠狠掼在地上,黑乎乎的汤汁混着发丝黏在她的脸上,狼狈至极。

“把她给我丢出去。没怀孕以后就别进这个家门!”

董水青一声令下,两个保镖粗鲁地拖起唐青青,像扔废物一样将她扔在门口。

唐青青擦掉脸上的泪痕,捂着肚子咬牙离开了方家大宅。

她和方致琛结婚后,住在另一处,距离甚远。此时她的手机和包都落在里面了,连打车的钱都没有。

等她忍着腹中不适走回家里,打开房门,心更是碎成了渣。

从客厅到卧室门口,散落着男女人的衣物,凌乱的程度充分彰显了其主人的心急。

唐青青吞咽下喉间的呜咽声,她走到卧室门前推开了门。

一个人完全陌生的女人睡在她的床上,而浴室里传来了洗澡的声音,这全然一副事后的样子,让唐青青几乎疯掉。

“你是谁?”唐青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给我滚出去!”

那女人嘲讽一笑,“我可是方夫人找来的代孕,名正言顺,该出去的人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