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动阴阳

“楚雨歌,站住,别跑,把手中银子交出来。”

在丛林中四、五名穿着破破烂烂的小乞丐正在追逐一名风度翩翩,面容清秀的白衣少年。

前边的楚雨歌不管身后的小乞丐怎么叫喊都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脚步,急速的向前跑去。

楚雨歌本是这青山镇中的一名小乞丐,六年前他在青山镇外遇见一个八、九的小女孩雅儿。

楚雨歌见雅儿可怜便收留了她,并没有问清身世,但是他依旧是照顾其六年,不管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她吃,可是就在前几天里,忽然来了一群人要雅儿离开了。

虽然楚雨歌心存不甘,但是也架不住人家武力强横,况且雅儿也没有反抗,也说明了这是她的家人,楚雨歌也就释然了,他知道雅儿跟着他这么一个小乞丐没有什么前途,只会毁了她的人生。

在雅儿临走前给楚雨歌买了一套新衣服,因为雅儿知道这是他的心愿,又给他留下十两银子让他过活,她才和他们离开。

雅儿走后楚雨歌就感觉心很痛,没有穿上新衣服的欣喜,只有失落,淡淡的失落

他们在一起的六年里,楚雨歌对雅儿不止有兄妹之情,而且还有另一种未知的情愫。

而就在刚才楚雨歌在一家饭馆中出来,在路上遇见的小乞丐看他眼中都是充满了嫉妒,都想得到这些银子,便打起了歪主意几人合计好了在他回家的路上打劫于他。

但是楚雨歌也不傻,等着几人的打劫,便快步的逃跑,而要打劫他的四名乞丐便紧追不舍,就出现了眼前的一幕。

“噗通。”

急速奔驰的楚雨歌一不小心,拌在丛林的树枝之上,摔倒在地上。

这一摔不要紧,但在他很后的四名小乞丐便追了上来,身材比较魁梧的那名乞丐上前恶狠狠的说道:“把银子交出来。”

楚雨歌站起身来,扫干净白袍上的泥土才正色的看着面前的几名乞丐说道:“你们在做梦吗?这是雅儿留给我的,我怎么可能给你们!”

几名乞丐在楚雨歌的话音里听出了浓浓的不屑,脸上也露出了少许的怒意,刚才说话那名乞丐再次说道:“楚雨歌,几天没打你,是不是身上的皮又紧了,让我们兄弟几个给你松松。”

话音刚落那名小乞丐一挥手身后的三名小乞丐上来对着楚雨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而楚雨歌也没有坐以待毙,伸手就和几名小乞丐动上了手。

但是三拳难敌四手,好汉也架不住狼多,更何况是楚雨歌,没有几下就被几名小乞丐给嗯倒在地,几只手不停的在其身上摸来摸去。

“噗哧。”一声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是那么的刺耳。

楚雨歌身上的袍子被撕破了一条,而四名小乞丐并没有在意,但他们不在意,并不代表楚雨歌不在意,打他不要紧,可却撕破了雅儿送他的衣服,心中的怒火便熊熊的燃烧起来。

愤怒的站起身来对着撕扯他衣服的那名小乞丐就一阵狂殴,也不知道打的是哪,一阵拳脚下来四名围攻他的小乞丐全部散到了一旁,有些畏惧的看着发狂的楚雨歌。

楚雨歌看着被撕破的衣服,心中就是一阵剧痛,就想起他身边那嘻嘻哈哈可爱的笑脸,那道美丽的倩影是她永远也无法忘掉的,双眼微红的看着面前的四名小乞丐。

而他对面的三名小乞丐借着月光看清楚雨歌面露狰狞,内心当中恐惧不已,恨不得马上就一跑了之,但是他们的头头没有发话,愣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六只眼睛齐齐的看着他们的头头,等着指示。

长得比较凶悍的那名乞丐,见楚雨歌脸部极度扭曲在一起,心中也比较恐惧,在看那双红的能射出两道红光的眼睛,心中就是一颤,也不在去管他来的目的是什么,拔腿就向树林外跑去。

另外三名乞丐见他们的头都跑了,恐惧的看了楚雨歌一眼,用出最快的速度向外冲去,看他们跑的那个样子,就像恨他们的父母少生了两只腿。

楚雨歌见四名小乞丐全部跑没影了,才松了一口去,心中却是郁闷无比,他最珍惜的衣服被撕破了一个大口子,心中的愤恨却没有办法发泄出来。

转身便一点点向从来外走去,在夜空下一道孤单的背影逐渐的拉长、在拉长。

楚雨歌回到他自己的住处之内,这是一个不能遮风也不能避雨的破房子中,没有一床像样的被褥,均是稻草。

他躺下身来闭上眼睛想睡觉,不过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脑袋里全部都是那美丽的倩影,他不管怎么样想忘记,可是就是没有办法忘却那可爱的模样。

这时在破房子外传来一声爆喝:“林山,你往哪里跑,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无涯,你放屁,你们啸月宗和我们星宗一向不合,你能放我了的性命,你这纯属放屁。”林山看着的男子大骂道。

“东西,你是交还是不交?”无涯此时的脸色变的铁青,林山要是不交出东西,他就马上上前要了他的性命。

“你做梦,火焰狂刀。”林山大喝一声手中的钢刀发出一道一人多高的火红刀芒,在刀芒之上带着狂暴的气息直奔无涯的的头部劈下。

无涯心中暗惊,他没想到林山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更没想到林山能把火焰狂刀练到这样的程度,但是他没有丝毫的慌乱手掌向前一挥大声喊道:“寒冰墙”

一道肉眼可见的冰墙出现在无涯的身前,冰墙上散发出冻人心魄的寒意,就连离这里比较远的楚雨歌也被这寒意冻的直哆嗦。

火焰狂刀带着狂暴的气息直奔那冻人心魄的寒冰墙而去,霎那间碰撞在一起,而此刻在两种阴阳技的中间传来一股强烈的劲风震的两人微微的退了一步,可是这时的林山再次大喝一声:“烈焰狂刀。”

这烈焰狂刀是火焰狂刀的升级版,气势比刚才的火焰狂刀还要狂暴十倍,威力更胜火焰狂刀。

而对面的无涯嘴角一阵冷笑,手掌再次在空中一阵挥舞,身上的气息也放了出来,那压迫人的气息放出来以后,在远处的楚雨歌就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喘不过气来。

无涯对面的林山也是一阵惊讶,不可思议的说道:“你现在是师者的修为?”

“呵呵,你绝望了吧,我前几日刚刚突破到师者的,要不我也不可能和你抢这天灵盾符。”无涯哈哈大笑的说道。

就在说话的这段时间,林山的烈焰狂刀已经到了无涯的近前,但是无涯也没有正眼看这带着狂暴气息的烈焰狂刀。

手中淡淡的银光闪动无涯也随之一声大喝:“地陷牢笼”,在林山的脚底下土地慢慢的往下陷,不管林山怎么争扎也挣脱不开这地陷牢笼的搏束,最后林山的整个下半身都已经埋在了土地当中。

在远处呆呆看着这一切的楚雨歌,脸色涨得通红,眼中闪着精光,心想要是我也能学到这样本事,我就有希望去中州找雅儿了。

就算林山陷入地面内,无涯也没有停手单手一挥,体内的少阴之力带动水元素大喝道:“天剑冰刃。”

就见在天空中无数个天冰刀射向林山,此时的林山根本无法闪躲,最终的命运就是死在了无涯的冰刃之下。

见到林山不在动了,无涯走到其身前用少阴之力把他的尸体在地下拽了上来,双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找着什么,可是把林山全身上下全部翻了一遍也没有翻到他要的东西,转身便失望的走了。

这时在远处愣愣看着的楚雨歌才敢出来,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才大胆的走到林山尸体的面前。

看着惨不忍睹的林山,楚雨歌就是一阵的恶心,闭上双眼,转过头去,双手不停的在林山身上摸索。

这时林山的手臂微微的动了一下,吓了楚雨歌大叫一声,身子退后了几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山。

而林山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楚雨歌,手臂也微微的晃动,示意楚雨歌过去,而楚雨歌用手指着他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的问道:“我?”

林山轻轻点了点带血的头颅,楚雨歌才小心翼翼的向林山的方向走去,到了近前问道:“你没死?”

“没死,不过也快了。”林山发出虚弱的声音说道,

而楚雨歌却是一脸不解的望着他,有些恐惧问道:“你想怎么样?”

“小兄弟,我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此时林山的说话声已经不像刚才那么雄厚有底气了,现在已经虚弱无比,双眼更是空洞无神。

“什么事情啊,我就是一个小乞丐,我怎么可能帮到你呢!”楚雨歌壮着胆子向林山的方向挪移了几步说道。

“你能帮到我的,只求你把一件东西给我送到一个地方即可,当然是不会让你白送的,送到之后他们会实现你一个愿望。”林山一脸期望的看着楚雨歌说道。

“真的吗?任何愿望都可以吗?”闻言,楚雨歌双眼一亮,急迫的问道。

“嗯,任何愿望都可以,只要不违背了我们的宗旨即可。”林山看着楚雨歌那火热的眼神就已经知道他动心了,便趁热打铁的说道。

“我想学习刚才你们打斗的那种招式也可以吗?”楚雨歌的两只大眼睛不停的看着林山兴奋的问道。

“可以,只要你把东西送到,你跟他们提出来,他们一定会答应你。”林山那苍白的脸上带着认真之色说道。

楚雨歌歪着脑袋想了想,眼珠不停的转动思考着要不要对方的嘱托,他虽然是一个小乞丐,但是却也不傻,他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在社会底层混连这些都不知道,那他也活不到这时候了。

现在在楚雨歌的心中唯一所想的就是能去中州寻找雅儿,但是前提必须有实力和钱,最重要的就是知道去中州的路。

“好吧,我答应你,你叫我送什么东西,送到哪里。”楚雨歌最终还是答应了林山的嘱托。

林山见楚雨歌答应了他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一抹难得的微笑说道:“你把东西送到离这青山镇百里外的星台山星宗,你到了那里就说我林山让你把东西交给宗主,除此之外的任何人都不要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