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豪门:霸宠小天后

帝豪酒店808门口。

慕夕夕双眼红红地的握着一张房卡,神色清冷对电话那头的经纪人说:“陈姐,你确定你没看错吗?我怕……”

“怕什么怕!?慕夕夕你有点出息,别一遇到甄鑫就武功全失经脉尽断,老娘怎么带出了你么个间歇性怂逼来!”

“不是,我怕的不是那个。”慕夕夕抽了抽鼻子,脑海里闪过了经纪人给的那张搂腰图,沉声道,“我是担心万一弄错了,就这么冲进去会闹新闻。”

“你放心,发图人绝对可靠,所以这事千真万确!你要真担心,一会儿到了你就靠后站,我先进去,错了我就说前台给错了卡,你不用露面。”

“不,不用你进,我相信你。这种事还是要我自己解决。”慕夕夕的表情坚定了起来,“我现在就在那个808房间门口。”

飞奔的车在大街上划出一道完美的拖车线,陈婧怒踩刹车,大惊失色:“慕夕夕你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自己就杀过去了!?那种场面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应付得了!?”

“姐,我当年那么多打戏也不是白练的,你就拿好手机放宽心吧。”

话音未落,电话那头的陈婧只听见“滴~”的一声,然后电话就被掐断了。

陈婧正在郊区谈完一个工程代言往回赶,车速飙飞没有半个小时也回不去,她急的抓耳挠腮,想来想去发现自己也只能给一个人打电话。

“哥,有件事你一定要帮忙……”

……

滴~

校对房卡,慕夕夕成功打开了酒店的房门。

门口,一双大卫乔治定制版裸色高跟鞋映入视线。旁边,是男人靓丽的阿玛尼皮鞋,高级定制,全球限量,三个月前甄鑫生日慕夕夕赴美亲自送的。

抬头,满地衣物,洋洋洒洒甩到卧室的门口,萎靡凌乱。

慕夕夕深吸一口气,顺着衣服往里走。

卧室的门没有关严,一室的暧昧声音满溢而出。那钉桩般的动作,犹如匕首一次次捅进慕夕夕的胸口,一插到底,鲜血淋漓。

她努力做了两个深呼吸才勉强压住了尖叫和嚎啕的冲动,去做她该做的事。

砰!的一声,房间门被她一脚踢开,她三两步冲过去,不给狗男女喘息的机会,揪住甄鑫的头发将其从女人身上直接扯到了地上,一脚踢上他的胸口,将他踢飞老远。

“鑫鑫!”小三拉过被子遮住自己,慕夕夕没空搭理她,走到门口一脚踩上甄鑫的脖颈,“你背叛我!”

甄鑫被踩的一口气没上来,张着大嘴直翻白眼,昔日的天王偶像形象荡然无存。

“慕夕夕你放开甄鑫!我跟你拼了!”套上内衣的小三抱起枕头二话不说朝慕夕夕冲了过来。

整个场面混乱到“鸡飞狗跳”都难以形容。

十五分钟后……

顶着熊猫眼和半边肿脸的甄鑫和毫发无损的慕夕夕相对坐在客厅里,甄鑫在翻离婚协议。

协议是慕夕夕来之前就准备好的。她从来眼不揉沙,所以听到甄鑫出轨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卧室虽然门关着,里面却传出了砸东西声。还有小三的疯狂的叫嚣:“都给我过来,那个贱女人竟然打了我!”

慕夕夕也只当没听见,她绷着情绪冷着脸催甄鑫:“赶紧签,签完两清!”

甄鑫脸上火辣辣的疼,他其实比慕夕夕更想离婚。可是,先不说这女人还有利用价值,就算没有,这一份离婚协议也决不能签。

车子、房子、票子全部都归慕夕夕,开玩笑的吧?

那些东西,哪一样不是他辛辛苦苦挣来的。这女人揪着那么点微末的错处,就想让他净身出户,简直做梦!

“这条件太离谱了。”甄鑫也不想装了,冷冷道,“全部一半一半。”

夕夕冷笑了一下,而后就将自己衣服上的夸张胸针取下来,又从胸针上拆出了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

甄鑫一眼认出这是个针孔摄像头,脸色瞬间苍白。

“现在搞清状况了?”

甄鑫脸色微变,立马改口:“夕夕,我们夫妻一年,你为我隐婚,我不相信你对我完全没有感情了。只要你愿意,我们重新开始,我发誓我一定会对你好,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说到痛处,甄鑫“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痛苦不堪的样子。

慕夕夕心中难过的不行,可更多的是恶心。

甄鑫真不愧是新晋影帝,大概连属相都是变色龙,这么委曲求全又恶心的台词他都能说的这么自然。

夕夕冷笑了一下,站起身,朝着卧室里用力喊道:“喂,他不愿意离,里面的那些当事人不想出来说点什么吗?”

卧室门一开,出来个穿戴整齐的小妖精。

妖精素面朝天,五官倒是精致,如果不是她左脸高肿,也的确能算个美人。

她恶狠狠地瞥了眼慕夕夕,视线落在甄鑫身上,眉一竖就尖声道:“你不肯签,是不是玩儿我?”

“瑶瑶,我怎么可能……”

见甄鑫还是犹豫,齐瑶银牙暗咬,恨道:“好哇!你不签,我来签!”

话音未落她就直接在离婚协议上刷刷签了甄鑫的名字,然后一把丢在了慕夕夕脸上,趾高气扬道:“好了,你可以滚了!”

这离婚协议岂是别人能代签的?齐瑶这么一闹,她带来的唯一份的协议书就作废了。

慕夕夕气的起身后双手插兜,对着齐瑶就是一脚,直接将人踹进了沙发。然后指着甄鑫道:“你给我记住,这个男人,是我不要甩给你的,是我不要的二手货!”

“慕夕夕竟然还敢踢我,你死定了。”齐瑶捂着肚子尖叫。

“夕夕,你把视频交出来,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心慌意乱的甄鑫见慕夕夕收拾东西要走,赶紧上去拦她。他是事业上升期的公众人物,没什么名声更为重要。慕夕夕没交出视频,他决不能让人走。

慕夕夕一阵冷笑:“没发生过?你想的倒美!”

“视频?什么视频?”齐瑶捂着肚子问。

“她用针孔录了我们的视频!”甄鑫有些抓狂地挠挠头发,转头又有些崩溃地对哀求慕夕夕,“夕夕,我们夫妻一场,我希望你能给我三天时间。毕竟现在协议书也毁了。三天后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答复。希望这三天,不要传出去任何风言风语……”

“你求她干嘛?不许求她!”齐瑶在沙发上跳脚,“不就是视频吗,我帮你拿!”

说完,她又对着手机大喊:“赶紧进来!”

话音落,这套间的房门再度被打开。进来了三个黑衣人。

齐瑶指着慕夕夕就道:“给我打!”

那三个黑衣人面面相觑后朝慕夕夕包抄过去。而甄鑫搂着齐瑶退出了包围圈。

慕夕夕不曾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为惨烈的婚姻默哀,就陷入了真正的危机--她一眼看穿自己硬拼没戏,就冲甄鑫道:“甄鑫,那摄像头无线绑定的是别人的手机!我要是出事,你今晚就等着身败名裂!”

甄鑫脸色大变,正要说什么。齐瑶却瞪他一眼,冷笑道:“身败名裂又怎么样呢?你先活过今晚再说吧。”

齐瑶对着那三个黑衣人,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拉着甄鑫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