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湖月敛余生

痛……撕心裂肺的痛……

云倾城只觉四肢百骸撕碎般的疼,原来人死了会这么痛苦……。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干了伤风败俗的事儿还想装可怜?给我往死里打!我看她还敢不敢!

刺耳的女声响起,就像是粉笔摩擦黑板发出的尖锐声响。

周围的声音嘈杂不息,云倾城只觉得整个人被人举起来狠狠摔在了地上!

有皮鞭不断地抽打着身上,剧烈的疼痛钻入骨髓里,让她恼怒得想要起身反击。

“谁TM敢打我……?”云倾城咬牙发出声音,她可是人见人怕的杀手,从来只有她云倾城虐别人!谁敢欺负到太岁头上了,不要命了吧!

那尖锐的女声却突然消失,耳畔忽然不断传来呼啸的冷风声。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被绑在悬崖边缘,再往前半步就是粉身碎骨!

怎么回事?她明明已经死了,这是要闹哪样?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狠厉的一脚突然从背后袭来,将她踢下悬崖!

“小贱人,我看你这次还怎么勾引男人!”

“咯咯咯。”一阵此起彼伏银铃般的嘲笑声。

云倾城措手不及,来不及反击,甚至连开口都做不到。

身体和空气的猛烈对流让她原本混沌的思路被迫清晰,求生意识顿时达到最高点!

身为杀手组织中的最强者,荒野求生这种极限情况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一双清冷锐利的眸子快速的扫视着周围的景物,很快就发现这悬崖之下有茂密的树林,只要挂在树上就有活下来的可能!

“嘶……”伤口传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抽气,还没来得及调整向下坠落的身形就有一双大手稳稳的拖住了她的腰身。

云倾城艰难的抬起头,正看到那人好看的侧脸,黑发有些凌乱,轮廓冷峻且俊秀,但那深邃眼神中的坚持却是一眼就能看的真切。

脑海中猛然间浮现出了许多的面孔,剧烈的疼痛让云倾城一下子晕了过去。

男人低头看看这张惨白的脸,眼底闪过一丝心疼,搂紧了怀中人儿,纵身一跃,消失在冷风中。

云倾城迷迷糊糊间接收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这个世界叫云梦大陆,她所处的是云天大陆之中的临君之国,大陆之上有无数珍稀兽类与草药,所有人以玄学为尊,武学次之。

这幅身躯正是云丞相府上的庶出女儿,和她同名同姓,是整个云家唯一一个废柴,天赋测试后原主不仅无法学习武学,更没有玄学的机缘。才被轻视至此。

原主的生母身份卑微,在原主出生之时便大出血而亡,原主性子又软弱怯懦从小就被欺负,被打的浑身是伤那是家常便饭。

这次被人诬陷与下人苟合,用了鞭刑毒打还推下悬崖,就是嫡姐云倾月的主意,别看她年纪轻轻,心思却歹毒至极,不是个省油的灯。

吸纳了原主的记忆后,云倾城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淡粉的床幔,空气里是好闻的檀香味道。

她警惕扫过周遭,房里的摆设有些熟悉。

再看,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动一下还是疼的咬牙。

想她一直为组织卖命,最后却死在自己男人的手上,云倾城又是一阵的恶心,天不绝人,这异世以玄学、武学为尊,正好让她一展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