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时空穿越石

流苏在别墅花园里踢着石头,喃喃说:“臭男人,为什么骗我,恨死你了。说好今天来的,为什么不来,每一次都是这样说,骗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再敢骗我,就会有好戏看。”流苏一脸无奈的说。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太阳很大,正好晒着流苏的头顶,大花园里,有很多树木,还有很多漂亮的花草,散发出一阵一阵的花香。虽然是中午,流苏躲在大树下,觉的还很是很凉爽。

“大骗子,独子丹,流氓。从今以后不会再理你了,已经是第三次骗我了,我恨你,如果你来,一定会好好的惩罚你这个大坏蛋,偷走了我的初吻,到现在还不给我第二个吻,已经是第六天了,还不来看我,说好今天来的,为什么不来的,让我的心很乱,很不安。”流苏用手抚摸着自己的樱桃般的嘴巴,脸上染出一团红晕。

这个吻,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很珍贵,很有意义的。

这个吻,让女孩子回味无穷。

流苏不停的踢着地面上的石头,和花草,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踢独子丹,就是他,我要狠狠的踢他,把他踩死算了,免得以后骗更多的女人。

我就不会在留恋他的吻了,不会再想他了,流苏满脸悲伤。

不是自己说不想就不想的,说不想,就特想,就是这个吻,让流苏无心学医了,无心欣赏这迷人的风景。

流苏一直往花园最后地方走去,这地方很少人来的地方,一般是工人一年来两次,修理一下花草树木,平常就很少人来这里玩的。这里偏僻,很多树木,还有很多鸟在这里筑巢,一阵阵鸟叫声,令流苏很讨厌。

“叫什么叫,有本事就给我把独子丹叫来,你们在我的家里有吃有住的地方,对我一点帮助都没有,你们不是人,一点人情味也没有,对你们这样好,却对我冷淡,一点情谊都没有,你走开,不要在我这里住了,讨厌你你们,没头没脑的,整天就是知道叫,唱歌,还有玩耍。就像独子丹一样,整天就知道玩,把我都忘记了。讨厌你们,你们走开,再不走开,我就打死你们。”流苏弯腰拿起一块石头,狠狠扔上去,痛快发泄了自己的心情。

小鸟叽叽喳喳的飞走了,留下流苏一个人静静地在走在树林里。

独子丹是独氏集团的一个花花公子,长得英俊潇洒,他的一大特点就是喜欢玩弄女人,很多女人都是他的身下的玩物。不把女人看做是女人,是把女人当做是他的生理发泄工具,没有什么情可说,但是很多女人都愿意和他一起,为他牺牲自己的身体,享受短暂的幸福和满足。

流苏是流府里的千金,父亲是当今W城市的省长,有权有势,对独子丹这样的男人,刚刚的时候流苏不把他放在自己的眼里,但是,被独子丹头偷吻了一次以后,自己的心就好像被他吸住了一样,想着他的吻,还有他的拥抱。

流苏是一个刚刚本科毕业生,是学医学的,一头埋在医学里,对男女之情什么都不懂。现在被他一吻竟然触动了她的芳心。在学校里的时候,她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火辣的身材,惹得很多英俊男生追求,都被她拒绝了。

现在被这一个花花公子偷吻,心里还有点留恋,自己明明不喜欢的,可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心里和欲望,总是想着她的吻,还有她对自己一瞬间的拥抱。

现在,希望自己天天都看到他,天天陪着她。

这是女人发情的特征吧,流苏一个乖巧的女孩就这样被男人俘虏了。

一个吻,就让她如此痴狂。

现代是什么社会了,还有这样纯情的女孩子,稀贵,国宝了。

父亲流程阳还没有知道这一回事,看到女儿老老实实的学,是做医生的料子,心里很高兴,相信她会成为一个出色医生,看来自己的担心她会学坏是多余的事情了。

流苏是他心肝宝贝,有这样乖巧的女儿,心里特宽心。

流苏突然发现在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块闪闪发光的石头,在太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光线,刚才没有觉得这里有一束光线的,现在突然就来临了,流苏觉得很奇怪,小跑步走过去,看看是什么石头,能够有这样耀眼的光线,让自己睁不开眼睛来。

流苏一跑到石头两米远外面,这束光线不见了。流苏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看着光线的地方发笑起来,对着石头石头说,“石头连你也在骗我,也学会了骗人,我要把你弄碎了,看看你以后还敢弄人,不要在这我这里享福了,你还敢糊弄世人,明明是有光线的,看到我来了就没有了,哦,和我捉迷藏。

突然,流苏突然想起,不会是鬼石吧。

流苏不敢往下想。

流苏很疲惫了。已经出来一个多小时了,独子丹是不会来了,也不会来自找自己了,还是回去和奶奶说吧,这是自己的秘密,有什么事情都是和奶奶说的,现在的事情,和奶奶说,会不会吓到奶奶。

流苏还有一个大伯,叫流程光,和他们住在一起,大伯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老婆和儿子都没有,把整个公司给自己的弟弟打理,自己就隐归了。

大伯的弟弟流程阳是一个市长,而且要打理很多事情,一切都让自己的儿子流栋鼎来打理,自己忙于政治上的事情。

流栋鼎是一个留外学生,现刚刚留学归来,就承担起重大的责任,爸爸和大伯对自己都很有信心,相信自己也会把公司打理好的,大伯把自己当做是亲生的儿子一样看待。

现在,大伯流程光和他的的母亲生活在一起,大家互相照顾,心灵有了很大的安慰。

流程六十多岁的男人,按照常理来说,大伯还可以再婚的,但是一想到儿子和老婆,大伯一下子就崩溃了,什么都不想要了。

流苏刚想往家走。突然,那石头,发出来耀眼的光线,这光线好像是从下面钻上来,不还是从上面下来的,很奇怪了,太阳不是在上面吗?难道下面也有一个太阳,不会吧。

流苏不多想,这束光线一直在移动,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流苏坐在地面上,看着光线转来转去去,那里有这样奇怪的光线哦,还一直在动呢。不会是独子丹和自己的玩耍吧,不会吧。

现在是大白天,不会有这样光环,不会是独子丹这样无聊的人做的,他也未必会知道我在这里的,这是什么地方呢,不会是一个有鬼的地方吧。

什么鬼地方,自己家的花园,不会的,花园里不会有鬼的,世界上是不会有鬼的,再说,自己也学医的,相信科学是自己的座右铭。

光线眨眼间不见了,流苏一看,也是原来的那块石头,好像没有什么样的变化,不会是自己肚子饿了,会产生幻觉的,不会吧,这是明明自己看到的一束光线,还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的,不会是自己看错了。

流苏再一次断定是自己看到一束光线的,现在又看不到了,明明看到的,又跑到哪里去了,明明看到是从下面钻出来的,跑到地面上来的,那束光还在寻找东西呢,太奇怪了。

流苏站起来,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昏,又坐到地面上,那束光线又钻出来了,一直照着流苏,让流苏睁不开眼睛,流苏觉得这束光线很温柔,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强烈。

这束光线一直围绕着流苏,流苏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一个很温柔的阳光里,这束光线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身体,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顾无形的热量在涌起来,传遍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和每一个角落,自己好像在缓缓的移动,温柔的移动,慢慢的移动。

这一束光线一直在推着流苏往石头的哪里移动,流苏觉得自己被光线控制住了一样,想站起来,也没有办法,觉得光线把自己紧紧的抱住了,一动也不懂,还不停的挪动着自己身体,缓缓的移动到石头的旁边来。

流苏的意识很清晰,一点都不模糊,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往石头移动,觉得自己好像是着魔了一样任由他的摆布,任由他的安排,好像一个很听话的使者一样,让自己停就停,让自己走就走,让自己飘就飘。

不会是幻觉吧,卖火柴的小女孩有幻想,那是她临死前的渴望。

这束光线究竟是什么呢?

流苏越想越觉得奇怪。想停下来,想往家里跑,但是一点用都没有了,什么也做不了,离石头的地方越来越近了,就要到石头的顶上了。

流苏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自己的妈妈和奶奶就在自己不远的地方找自己,流苏想大声叫,但是被光线封住在自己的嘴巴,张不开嘴巴来,想叫,叫不出声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和奶奶在寻找自己,心里很害怕,眼泪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