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至上,捡个老公是古人

“好吧殷小姐,你可以先回去,有消息我们会再联系你。”某公司人事主管很职业地说了一句,便遣走了殷音。

殷音退出办公室,吐了口气,心想这已经是最近连续第三次面试未通过,不由地灰心丧气。她想不通自己的学历并不算低,可究竟哪里不对,为什么三千元以上的工作与自己无缘?再这样下去,不知还能撑多久?眼看着积蓄快用完了,再找不到可心的工作,就只能离开这座大都市了。

殷音没有心情再去找新单位面试,一路边走边想,就这样离开又有些不甘心,别人为什么可以在这里落脚扎根,而自己却不行?她不信老天永远对自己不公平,相信总会有雾散云开的一天。

带着疲惫的身心,她回到了出租房,一套两居室的小公寓。

可刚踏上楼梯,她就看到台阶上流有许多水,而且水还在继续往下淌。

殷音好奇地顺着水流的源头找去,惊愕得发现那水是从自家的屋里流出来的,整个楼层都被水泡了。

殷音没多想,急忙拿钥匙开门,一进屋便是满地的湿气,整个地面都被水淹了。

殷音正在发呆,这时从一间屋里跨出个人来。

殷音看到他,就急忙问:“陶明,这是怎么搞的?”

那个人也很慌张,吞吞吐吐地解释着:“抱歉,实在对不住,我……我没弄好洗衣机,不想,竟流出许多水来,我自己也搞不懂是怎么了?”

看到屋里一片狼藉,再加上今天找工作不顺利,殷音顿感烦躁,直想对陶明发火。可发火有什么用呢?

殷音无奈地摇头叹气,皱着眉就钻进自己卧房,把包包生气地甩到床上,一屁股就坐下不动了。

“这是怎么了?总遇不顺,还总有麻烦事添乱。老天别再整我了!”殷音愁眉苦脸的乱想着。

陶明看出殷音不高兴了,立即说:“殷音,请莫急,我马上把地托干,一会就没事了。”

说完,他找拖布,开始一间间屋子拖地。

殷音本来生气,但只坐了一会就呆不住了,立刻跑到厅里,看到正在拖地的陶明。

殷音是越看心里越不舒服,那陶明的架势一点也不像个干活的,肢体协调不好,一看就知道没怎么干过家务活。

她看了一会看不下去了,觉得他干活太不利索,效率低,就从他手里把拖布抢过来,刷刷几下,麻利地干起来。

陶明站在一边发愣,随后对殷音说:“哦,还是我来吧,你刚回来,去休息吧。”

殷音没好气地说:“你别管了,我自己弄。”

“那可怎好?你已经很累了!”

“陶明,你不找这样的麻烦我就不会累!”殷音凌厉地发泄了一句,又继续干起来。

陶明被说的面红耳赤,呆立着,支支吾吾道:“请你见谅,我不是有心的,还望你,消消气。”

殷音借着干活,发泄了一通,可听陶明说了软话,她这气也很快消去一半。

地面刚拖了一半,殷音累得直起腰,借休息的工夫,对陶明说:“你也真是的,你不会干就不要做嘛,等我回来弄。”

“我……看你每日找工作辛苦,不想劳动你,就想为你减轻点家务负担。别的我不会做,只能帮你洗点衣服,没成想,却又添乱了。非常抱歉,请你……别跟我计较。”陶明小心翼翼地说。他一边道歉着,一边观察殷音的脸色。

此时殷音也不那么气了,平和地说:“算了,只当这些麻烦是我自找的。我怎么知道你连洗衣机都不会用,真不知你是怎么做的,换个人都不会搞出这种麻烦的。”

陶明说:“我见你平日里洗衣机用的好好的,我也按照你操作的步骤办的,可我洗完了,放了水,这水就哗哗流到地面上,把地板都淹了。我还觉着奇怪呢,平时你洗衣服也放水的,怎就不见有水流到地面上呢?我实在搞不明这诀窍在哪?”

殷音听后直暗自叫苦,无奈地朝天花板看了一眼,然后耐心解释着:“你没看到洗衣机下方有个下水管吗?”

“下水管?”陶明还纳闷着呢。

“那管子在洗衣服时,要插进地漏里的,喏,就在洗衣机旁边的墙角处。”殷音用手给他指了指。

可见他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殷音没办法,只好亲自做示范给他瞧,把洗衣机的下水管插进了地漏里,然后又把管子撤出来,挂在洗衣机上。

她这样做了一次,才让陶明看懂。

“哦,原来是这样,我差了一步。”陶明恍悟道。

殷音无奈地说:“是差了一步,可这一步几乎要人命呢!”

“啊?有这样严重?”陶明惊愕地瞧着她。

“是呀,被你气死了,不是要人命吗?”殷音瞪了他一眼,又继续干活,收拾残局。

陶明自嘲地笑笑,没有多言,而去把所有窗户打开,散掉湿气。

殷音拖完了地,唠叨着:“我应该觉得庆幸,幸亏现在天气热,要是在冬天,就更倒霉了。”

陶明知道她还在气,又说了软话,一个劲道歉,好言安慰着。

殷音瞥着他,说:“好了好了,你别弄那些文绉绉的词,成天酸文假醋的,不知你从哪学来的。”

说着,她就去捞洗衣机里没洗完的衣服。

殷音想重洗一次,可顺手捞出了自己的胸罩和内裤,顿时羞了个大红脸。

“陶明!你……你怎么碰我的内衣呢?”

陶明赶快凑近她,看着她手里的内衣,支吾着解释:“我,是看你放脏衣服的篮子塞了很多衣服,就想一块都洗了,便囫囵地把衣服都倒进了洗衣机里,一开始没注意到有内衣。”

他观察着殷音的脸色,又指着她手上的胸罩说:“这……这两片鼓鼓的,是内衣呀?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殷音气得想发火,可话到嘴边,她又咽下去了,心想没法和这呆子生气,他或许是真不认识呢。

殷音只好把内衣重新放在一个干净小盆里,继续洗其他衣服,并抱怨着:

“真不知你是从哪来的怪人,这也不知道,那也不认识,整天就爱之乎者也的,在生活上,还不如三岁小孩子!”

陶明被数落得直挺挺站在殷音旁边,不敢言语,俨然像个小学生在接受老师的训教。

“殷音,莫生气,我会用心学,好好改的。谁叫我,没在这种环境里生活过呢。”

殷音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道:“这叫什么话?那你是在哪生活过的?难道是在火星吗?”

陶明眨了眨眼睛,好奇地说:“火星上……也有人吗?”

“你……”殷音无语了,叹了口气说,“你诚心想气死我呀?”

“哪能呢,我怎敢呀?小生确实不知道嘛。”陶明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开玩笑的。

殷音拿他没辙,想着他确实不知道才问的,可也因为这样才更让人难受,愈发觉得陶明古怪,摸不着头脑。说他愚钝吧,可是诗词歌赋倒背如流,出口成章,那古文能成篇成篇的背诵,有时讲话爱一套一套的,但在生活上却屡屡犯下常识性错误,连小学生都会做的、会懂的,他居然不懂,还总爱细问这个那个,爱问为什么。

殷音都被烦了无数次,心想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呀?有了工具会用就行啦,还管是什么原理?连电扇、电冰箱、洗衣机的工作原理他都要问个底掉,直把殷音愁苦了。

殷音心想,或许这小子就是老天特意派来给自己捣乱的,目的是磨练自己耐性和心智吧,可这也太磨人了,真怕哪天撑不住了,会大骂陶明一通的。

可是,陶明外表又是文质彬彬的,对人恭敬有礼,从不发脾气,为人谦和,对这样一个斯文的人,想大骂他又骂不起来,这才是殷音最不痛快的地方,感到很憋屈。

她只能自己内部消化掉这些不愉快,或者做家务来发泄不满,过一阵子心情就舒服了。

殷音一边洗衣服,一边告诫陶明:“以后我的衣服你不用洗的,我回来会自己弄。”

陶明说:“我只是想帮你的忙,但今天搞杂了,不过你放心,日后不会再发生错误了,我已经会用洗衣机了。”

“会用了就洗你自己的衣服吧,我不愿意男人碰我的内衣,人家还没结婚呢。”殷音略感羞涩地说。

“哦,那……好吧。不过你有别的事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吩咐我。”陶明也歉意地说。

“哼,我可不敢劳您大驾,我自己做倒还省事呢。”

殷音随便的一句怨言,惹得陶明不敢说话了。他愧疚地低下头,神色暗淡。

殷音洗着衣服,发现气氛不对,就回头看了他一眼,想到可能自己的话说重了,伤了人家的自尊,心里有点过不去,就把话题扯开,聊到别处去了。

他们正说着话,忽然门外有人敲门。

殷音顿了顿,就把手擦干,而后开门。

门口站着一位穿着暴露的妖娆女子,她不屑地把手臂抱在前胸,挤出从抹胸背心上透出的一点沟沟,摇头摆尾地看着殷音,还不时向屋里张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