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源宗

果树,有果,成熟时必被人兽食之,其如何不被人兽食之也,必然脱离果树而独活以。

其如何自由自在独活,不被万物生灵所掌控……

荒芜的山川中,鸟兽齐鸣。让其显得很是平静,安逸,祥和。

突然,平静的山川上空雷声阵阵,狂风呼啸。天空中裂开一道缝隙,就好像被人撕开的纸张般脆弱。

山川中的鸟兽,在这一刻好像没有了生机!寂静、沉默,让其显得,死气沉沉。一道白光从缝隙中闪过,好像是有人在,那缝隙后窥视般。

那道白光越来越近,最后冲出缝隙,停留在山川上空,散发着威严,压抑众生的气息。

这道白光在虚空中慢慢地凝实,最后幻化成一道人形的身影。

这道身影,背生一对遮天巨翼,双翼煽动之间,滚滚雷光从中闪烁而过。脊骨后更是拖着,一条钢铁般的长尾,甩动之间,身后的空间,竟在一片片的碎裂。

这道身影双臂上,如同血管般的利刃,环绕在整个手臂上,脸庞上的青色鳞片,让其显得狰狞,凶恶,就好像是一头凶兽般!而,此人嘴角上流出一道淡淡的血迹,让其更是增添了,些许凶狠,阴险。

这位魔神般的男子,慢慢低头看向大地,双眼中射出尺许长的红光,如同一道长虹冲入山川中。

只见,这座高有数千丈的山川,立即消失在此处,好像这名男子的双眼,能够洞悉乾坤,所看的物品,都将会被挪移到,未知的区域!可是,地面那散发血色雾气的坑洞,却表明刚才,男子的目光,代表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

这位男子看了看远处,环视周围的景象。男子深吸了口气,嘴角又流出一道腥红的血液!但,男子却没有任何感觉,一脸厌恶,道:“哈哈哈,我太始终于回来……虽然,这个世界充满了,让我厌恶的气息!但是,却不会让我感到惧怕。”

太始右手轻轻一挥,一道人影出现他的眼前。这道人影的身上充满了,炙热玄奥的玉色文字。

人影身上的文字,玄奥让人难以理解,每一道文字,都流入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光芒闪烁间,人影周围的虚空,竟然在一片片破碎。

偶然间,有几道光芒,划过太始的右手,一道道腥红的血液。从他右手指缝中,慢慢滴落,血液滴落的途中,更是腐蚀出一道道虚空痕迹。

文字光芒的冲击,让太始不由闷哼几声。太始看了看手中的人影,脸色没有任何变动,但他的双眼中,却是一片恐惧之色。太始目光死死地,盯着手中的人影,道:“你到底是什么?是路引?还是……”

就在太始刚刚降落在此处时,一片紫色雾气缭绕的山谷中,站着一群白衣道人。

这些道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瓶,脸色沉重到极点,双眼瞳孔紧盯身前的紫色雾气。

放眼望去,但凡是,被紫色武器,所笼罩的区域,都没有任何生机。好像这紫色雾气,所在的位置,就是一片死域,任何进入雾气中的生灵,都会被这雾气,吞噬生机。

可,诡异的是,不管紫色雾气,如何翻腾,都会固定在这片区域,那怕站在雾气边缘的道友,如何舞动袖袍,都不能把这诡异的雾气给挥散。

突然,这里的雾气,变得有些狂暴,这就好像是,海面的浪潮般,一阵阵狂风不断从这刮过!但,这些雾气,并没有消散,反而自行凝聚成团,变化成一条条紫色的小蛇。

“嘶嘶……”,这些小蛇,都如同真正的小蛇般,身上的鳞片,都能清晰的看到,嘴中的蛇信,更是不断吞吐,发出一道道嘶叫声。

可是,这些只有数米长的小蛇,身体在游荡间,身后的尾巴处,立即化为雾气消散。这就表明,这些小蛇,并不是真实的,只是雾气所凝聚而成。

而,站在雾气前的白衣道人,他们的呼吸,都在此刻,变得有些沉重,脸上更是露出几分幸喜的色彩!但,他们的双眼中,却是紧张到极点,好像对于这些小蛇,忌惮到极点。

这些白衣道人,手指结出一道道法决,把身前的小蛇,收入玉瓶中!可是,也有些道友,在收取小蛇时,手中的法决,出现错误。小蛇并没有进入玉瓶中,而是冲向身前的道人。

让人惊惧的事情,从这里出现了,但凡是,收取小蛇失败的道人,身体还没有来得急后退,立即被小蛇擦中身体。这些道人的双眼中,留漏出一道恐惧,绝望的色彩,身体如同被狂风吹过的黄沙般,立即分散,从此处消失不见。

眼前这处山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一直蔓延着,紫色的雾气。不管是谁,在紫色的雾气下,都会如同黄沙般消去!但,有趣的是,紫色雾气下,任何生命,都会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可,紫雾所凝聚的小蛇,却戴有让人不敢想像的生命力!如果,修士把小蛇炼化,不管在丹药上,还是在炼器上,都能提高很大的成功机率。

自此,这里也就成为,修士,散修的聚集地……

不过,今日眼前的雾气,跟往常变得有些不一样。平日里,这里最多也就凝聚数条小蛇,来往此地的修士,在收取到小蛇,就会立即退去,唯恐有修士,跟他们抢夺!可,今日这里出现的小蛇,却是密密麻麻,数不尽数。

伴随,一条条小蛇出现,这里的雾气,也在此刻,消失不见!但,令在场修士不解的是,这些小蛇,居然没有向他们,先发动攻击。要知道,平日里,这处凝聚的小蛇,绝对会向攻击,在场等待的修士。

可,此刻在看去,这密密麻麻,数不尽数的小蛇,竟互相爬行到一块,互相缠绕。随这些小蛇,互相叠加到一起,一道淡紫色的幽光,从小蛇的身上,闪烁而过。

幽光褪去,一条通体紫色的巨蛇,赫然出现在此处。这条紫色巨蛇,仰天嘶吼,口中竟吐人言,“魅!”

巨蛇话音刚落,此处原本被雾气笼罩的山脉,竟不断震动,山石纷纷滚落,露出此处应有的景象。这那里是一处山脉,这分明就是一条活生生的巨蛇。从滚落的山石中,那让人感到,异样美艳的鳞片,纷纷显漏而出。

“嘶……”

“魅!”,山石全部裂开,又是一条紫色的巨蛇,从山石中显出身形。这条紫蛇比雾气,所凝聚的巨蛇,身躯更加庞大,光是蛇尾就长达,数千米之长!可是,另人感到诡异的是,这条紫色的脖颈处,竟还有生有几条蛇头。

先前那条巨蛇,跟这条八头紫蛇,互相对视,一道道刺耳的声音,不断从这里传出,好像双眼之间,正在讨论着什么。

只到一盏茶的时间,两条巨蛇才停止,互相之间的嘶吼声。两条巨蛇,慢慢靠拢,一道幽光,再次闪烁而过。

两条巨蛇,竟然融为一体,化成一条九头巨蛇。九个蛇头,依次排开,呈现出扇形!而在,中央的蛇冠上,正是一座,华美的王座。一位美到让人窒息的女子,就端坐在王座上。

女子懒散地,看了眼远处,娇笑道:“咯咯咯!虚界,太始你也无法走出去。”

女子话音刚刚落下,身影立即消失不见!而,在此处的修士,身体自行化为颗粒,消失不见……

同样,一座古老的城池中,街道上人来人往,叫卖声,嬉闹声……,络绎不绝!突然,这里的声音一顿,好像在这一刻,这里的时间,都停止住,不再流动。

一位白发沧桑的老者,从一处茶楼中,抬头看向天空,道:“你是准备,打破它?”

这名白发沧桑的老者,话音刚刚落下,这里的一切,又一次恢复正常!可是,这里却没有一人,觉擦到刚才发生过什么事情。

“繜骨,你去术界走一趟!”,一座魔气滔天的宫殿中,传出一道雄厚的声音。

“喏!”,繜骨并没有多言,他明白自己为何要去往术界!而,宫殿中传出声音的存在,正是魔界的界主……

妖界,海底一座水晶宫殿中,一位赤身裸体的男子,正在一位女子身上,耸动着。

男子一边耸动身体,一边疯狂的喊道:“让我龙族,遍种九界,完成祖宗,所无法完成的大事。”

突然,男子的身体一顿,双眼中疯狂的神色,转变为恐惧之色。男子立即从女子的身体上离开,看着身前,身体不断颤抖。

男子连忙转身,向着宫殿外走去。男子在走动间,身体上立即出现一身黑衣。男子脚步有些凌乱的走到一处黑井前,目光看向黑井,身体又不由打了个寒颤。

“老祖,太古……太古魔神,出现了。”,男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身前的黑井道。

“你去,找到那位太古魔神,给我……给我……”,男子的话音,刚刚落下,这处黑井中,立即爆发出,一道嗜血的气息,另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不断从黑井中传出……

“这是……父神?不对,气息怎么这么弱?难道是……不对,隐藏的太古魔神,怎么会出世……”一处不断翻起气泡的血池中,声音不断变换,一会正气不已,一会邪异到极点!突然,这处血池,变得翻涌,好像血池中,有未知的生物,正互相争斗。

“来人,通知九界三域,放下一切仇恨,捉拿太古魔神。”,许久过后,这处血池的中声音,变为正常,道:“我感觉到了,他正在术界的北方,找到他,击杀!”

“是!界主。”,一位粗壮背生双翼的男子,走到血池前,躬身说道。而,这里正是,九界三域中的巫界……

虚冥幻界,一座座飘渺的宫殿,只是在这一个眨眼间,立即消散一空,只留下一名青衣男子。

男子深邃的眼光看向远方,嘴角留漏出一丝微笑,只不过笑容中却充满了悲凉……

且不说,从太古时,剩余几界,各自之间的担忧,打算。

此时,太始正带着,从虚界外带回的魂魄,急速地向北方,飞行而去。

而,太始的身上,却滴落下滴滴血液。太始身上的血液,刚刚滴落,就化为血色光点,进入到太始,手中的魂魄中。每有一道血色光点,进入魂魄中。这道魂魄就自行凝实一些,伴随血色光点,不断进入魂魄中。

这道魂魄,也就变得越来越清晰,最后竟跟真正的人体样,没有任何差别。

太始看着手中的魂魄,双眼微微一眯,身体一个转动,冲向不远处的平原。太始刚刚到达此处,抬手向前虚抓,眼前的空间,立即支离破碎。

“吼!”,一道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嘶轰声,从破碎的虚空中传出。这片破碎的虚空,好像是一片湖水般,一头头狰狞的凶兽,向着太始冲击而来。

而,太始只是嘴巴一动,道:“灭!”

顿时,太始眼前的荒兽,全部消失,露出一条形似龙行,但不似龙的物种!原来,太始是感觉到,此处拥有一头凶兽,这才转变身形。

这头凶兽很忌惮的看向太始,道:“人类,速速退去!不然,休怪我跟你拼个两败俱伤。”

而,太始只是手掌一挥,一道红色的匹练,慢悠悠的飞向这头凶兽。这道匹练看似很慢,其实已经快到极致。在这头凶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这只凶兽给绞杀成碎片。

这头凶兽的身体,虽全部化为碎片,但这其中却被太始,留下一颗通紫的圆珠。紫色的球体上散发着可怕的气息,一条龙形气体,正在慢慢凝聚。

“哼”,太始看着身前,紫色的球体,冷哼一声。这颗球体上的气体,立即消散一空。

太始低头沉思一会,翻手拿出一块,精明剔透的晶石,一边打着手决,一边嘀咕,道:“魂石可以更好的融合两界本源,蟹兽内丹可以隐藏天机,练成幻灭之体,这可是虚才能有的体质。”

“源鬼晶石可以,让我进入到本源的体内疗伤,监视。”

“煌蛇内丹能让我,在更好的时机传授本源法决,在必要的时刻,能够暂时控制本源。擺石能够封存本源的魂印,记忆……”

“完美,这样本源就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哈!”,太始越说越兴奋,到了最后,都不由大笑出声,他刚才所凝聚的凶威,在这刻全部消失。

伴随,太始的手决,一紫一青的内丹,先是融入进,他手中的魂魄内。这内丹刚刚,进入魂魄中。一道七彩光芒,从魂魄上散发而出,忽隐忽现,虚实转变。

太始在其后,手中法决变动,有把另外三样天才地宝,融入到魂魄中。这到魂魄的双眼,竟然慢慢地想要睁开。

太始脸色一变,把手中的魂魄松开,双手连连打出,一道道法决,镇压向他身前的魂魄。

“呼!”

“就差投胎转世,让其接触这个世界的本源了。”

“种子该生根发芽了,剩下的,就是等待果实成熟了。”

太始抓起魂魄,转身回转一圈,身体选定一处位置。太始的身体,立即变为虚无,投向北方,那一处拥有人眼之地。望向太始,去往的方向,能从城墙上,模模糊糊的看到‘云州’两字。

只是,在太始刚刚离开此处,众界之人,也尾随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