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速之客

这是姐姐叶韵梅结婚前的一个傍晚,妹妹叶如枫心情沉重地说道:“姐,你结婚是真的吗?我怎么到现在还不相信?”

“是真的。”韵梅平静地回答。

“可是实在是太快、太突然了,你确信你真的了解他,喜欢他吗?”如枫继续追问道。

“不是很了解,应该还算喜欢吧。”

“可是你这么草率,万一结婚后发现一切都跟你想的不一样,那怎么办?”

“有多少人的生活是我们自己能预料到的?就像当初我们锦衣玉食的时候,怎会想到有朝一日会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要寄人篱下,整日为钱所苦?”韵梅伤感地说道。

如枫便不作声了,半晌,她又说道:“姐,你这么做是不是因为我?”

“也不全是,反正我迟早要嫁人,再说,邱家也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嫁进去的,我已经算是非常好运了。”韵梅正说着,这时突然传来敲门声,如枫赶紧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对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女,如枫正愣在那里,想着他们是谁,这时那女人说道:“你是如枫吧?”

“是,你是?”如枫疑惑地问道,感觉很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

“舅妈,芬芳的妈,想起来了没有?”那女人笑着说道。

如枫这才反应过来,叫道:“舅妈。”

这时旁边那男人叫道:“如枫。”

如枫这才往旁边那个男人看,“舅舅”她赶紧叫道。

“很久没过来看你们了,你都长这么大了,你姐姐呢?”那男人说道。

“在里面呢,进来吧。”

韵梅听见说话声,赶紧走到门口迎接,说道:“舅舅舅妈,你们来了。”

舅妈一见韵梅,便两眼浑身打量她,夸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几年不见,想不到出挑的这么楚楚动人,瞧这脸蛋,这身材。”说着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舅妈,你过奖了,”韵梅被她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说道,“来,快请坐。”她转移话题。

“没过奖,我是实话实说——我听说过几天你就嫁给我们这里有名的大富豪邱明恺的大公子邱世安了,可有这事?”

“有。”

“那就对了,还是你长得美啊,要是换成我们家芬芳,可没这么好命。”舅妈赞叹道。

韵梅赶紧转移话题道:“舅舅舅妈,你们先坐,我到里面给你们泡两杯茶。”

“不用麻烦了,我们随便坐一会儿就走。”舅舅这时说道。

“不麻烦,一会儿就好,你们先坐。”韵梅说着便走进里屋去了。

“如枫,你现在也上高中了吧。”舅舅问道。

“嗯,高三。”

“时间真是快啊,以前那么大一点,现在也念高三了。”舅舅又说道。

“嗯,芬芳表姐怎么样?”

“她呀,去年读完高中,我让她继续上大学,你知道她说什么,她说趁着年轻漂亮赶紧找个有钱人嫁,以后就是豪门阔太,吃不完穿不完的,读大学那纯粹是白白浪费几年宝贵青春,你听听这话,真是气死我了,成天脑子里想啥,天上能掉下馅饼啊。”舅舅说完,叹口气,很头疼的样子。

他们谈话的时候,舅妈一直打量着屋子,东瞅瞅西瞄瞄,眼里时不时露出奇怪的表情,像是嫌弃,又像是嫉妒。这时听见她丈夫这样说女儿,便不高兴了,说道:“谁说天上不能掉馅饼,这馅饼不是掉在韵梅身上了吗?你就只知道责备女儿,不知道为她的终身大事考虑。”

“踏踏实实读书,老老实实生活,这才是真正为她着想,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只会害了她,她变成现在这样,你这个当妈的有很大责任,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你的人生观是不是有问题。”舅舅严厉地说道。

“你老老实实生活,老老实实了一辈子,不还是个穷鬼?”舅妈鄙薄道。

这时韵梅端出两杯茶来,说道:“这是上好的乌龙茶,你们尝尝。”说着端到他们面前。

舅妈没心思品茶,端起茶来抿了一口,然后说道:“你现在是一步登天了,以后一辈子衣食无忧,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呢,舅妈也替你高兴。”

“说什么呢,韵梅本来就出身富贵,要是姐夫生意没破产,指不定比那邱明恺还厉害呢,想当年姐夫发达的时候,那邱明恺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舅舅立即在旁边纠正道。

“没关系,舅妈心直口快,说的也是实情。”韵梅大度地说道,心里却不是滋味,一提起她父亲,她心里不免难过。

“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问问有什么事情能帮上你们的,毕竟结婚是人生大事,你们又没个长辈什么的。”舅舅在旁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舅舅,都不用了,结婚用的一切,那边已经包办好了。”韵梅说道。

“话虽如此,你总不能就在这样的屋子里把自己给嫁了吧,结婚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再说,你这样嫁过去,以后婆家也会看不起。我和你舅舅的意思是你这几天到我们那里住,到时候让新郎官直接到我们那边迎接新娘子,这样你好歹也算是娘家有人,不是孤零零一个,万一他们以后要欺负你,也还得掂量掂量。”舅妈说道。

韵梅有点动心了,这确实是她内心忧虑的,这时舅舅也说道:“你舅妈说的有理,结婚就这样冷冷清清,身边没个长辈,终究不妥,我看你就依我们的意思办吧。”

如枫见状便也劝道:“姐姐,我看答应了吧,舅舅舅妈说的有理,他们也是一片好心。”

韵梅见如此说,便点头同意了,说道:“那好,就依舅舅舅妈的意思,我还要收拾一下东西,等结婚前一两天我再搬过去。”

“那好,就这样说定了,到时候提前通知我们,我们好过来接。”舅舅舅妈齐声说道。

姐妹俩点头同意了,舅舅舅妈又喝了几口茶才走,闹腾腾的屋子又安静下来。如枫这时说道:“都多少年没来往了,这时候要我们到她家住,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看是因为知道了你嫁的是有钱人才这样吧,要是你嫁个穷小子,你看看她会不会来看你一眼。”

韵梅说道:“你别这样说,舅妈是势力些,但舅舅终究对我们不错,不是吗?”

如枫便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