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起海因茨同人文

【番外】秘密

花阳光,坐在躺椅上,点心右手书,人生似乎就应该这

秦恬拿着毯子走过来,粗暴地盖在他腿上,顺便再拿过来一个黑色眼罩,没好气道:“死独眼龙,又出来吓人,吓到小姑娘也就算了,吓到花花草草怎么办?!”

他耸耸肩任由秦恬给他戴上眼罩,她身上有油烟味,这个从来不涂香水的女人身上永远都泛滥着一股草根的气息,嚣张的散发着她的油烟味,香皂味,药味或者……奶味。

地上罗小萌爬了半天没人理,又开始哭了,被她狠心的老妈塞了一个奶瓶,小家伙抱着奶瓶又开心的笑了。

是不是草根都那么好生养,多容易满足啊,一个奶瓶就是全世界了!就跟她爸妈一样,明明有那么逆天的金手指,却从来不去动一动。

四岁的罗海很聪明,已经学会画画,依依呀呀的,画了一个黑头发女人,一个金发男人,还有一个金发的独眼男人,还在独眼男人左手部位画了一个钩子。

他抢来画板不满的找孩子他妈:“你什么时候告诉他海盗这玩意的?”

秦恬漫不经心的瞅了一眼,撇撇嘴:“天赋异禀呗,博学多好啊,小小年纪就知道啥装束最适合你。”

“哼!”他把画板上的钩子划掉,画了一支枪,递给小海:“这才是对的!”

小海看着被毁的画作,抽抽鼻子,硬是没哭,委委屈屈的看他妈。

狠心的老妈赶苍蝇似的挥挥手:“没见我忙着呢小鬼,管你妹妹去……顺便把她也画进去吧!”

小家伙果真趴在妹妹身边拿着画笔开始画,他画了一个圈圈,连着一个躯干,用直线表示了双手双脚,左看右看,又在圈圈上画了几条金色的线。

他妹妹就这么诞生了。

秦恬抱着晒干的衣服路过,瞅了眼,噗的笑了出来,在儿子委屈的注视中噔噔噔跑远。

“海因茨叔叔!带我去找爸爸!”小鬼跑过来求援,“我不要管妹妹,我要去爸爸公司玩!”

“那儿有什么好玩的。”他不想动。

“那儿可以和洛卡斯玩打仗!”

他转过头不搭理,小孩抱着他大腿开始各种哀求,许久不见效,就开始打滚,差点撞翻了他手边的小桌子。

“小海子!别吵你海因茨叔叔,他身体不舒服呢!”秦恬站在门口大吼一声,“没事干就拔点野草,帮妈妈打理花园。”

才四岁的小孩儿啊,你怎么下的去手……他完好的一只眼控诉的看向秦恬。

秦恬假装没看到,义正言辞:“中国农村生儿子就是为了种田,我让他拔个草怎么了?”

你明明就是偷懒想奴役小孩……继续控诉。

“你吃药没?你涂药膏没?”秦恬犀利的发问。

他朝满身草屑正看着狠心妈妈发愣的小海投去同情的一瞥,没办法,风水轮流转,叔叔一瞪眼你妈就发抖的日子已经成为历史了。

救兵指望不了,小破孩挪到妹妹身边,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拔着涨势过高的草,一边看着妹妹,妹妹一爬远,就跟过去揪回来。

乖的令人发指,他小时候饿着肚子还能上房揭瓦呢。

终于明白为什么奥古能够看着秦恬折腾小崽子而面带微笑了,所谓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对诡异的夫妻遵循的就是这么个真理是吧。

不过,他皱眉,有点看不过去:“小海,草不是这样拔的。”终于明白他们家的花园为什么这么原生态了,就是被这样折腾的。

小海抬头,大眼睛雾蒙蒙的:“我知道,可是我用不动那个。”他指指搁在旁边的除草机。

“那别干了,让你爸妈自己来。”

低头:“妈妈让拔的,拔坏了也不该骂我了。”

……这就是秦恬口中的腹黑?这年头小孩子果然不可小觑。

秦恬走了出来,一把捞起女儿,一手提着儿子后领让他站起来道:“进去喝巧克力牛奶,喝完带着妹妹睡觉去。”

小海挣扎:“我不要睡觉!”

秦恬不说话,眼一瞪:“睡!”

“我睡不着!不睡!”

“三,二,……”

“我去睡啦……”

“哼哼。”秦恬狞笑一声,蹲下来拍掉儿子身上的草,“记得脱了外衣睡,要是让我看到床上有草……”

“要是有草,我就去门后面罚站。”小海很上道,他刚学会站没多久,就已经和门后那块小天地很有感情了。

“走吧走吧。”拍了下儿子的屁股,让儿子带着妹妹蹒跚的走回去,秦恬转身,看向他,皱眉,“没吃药?要我喂你?”

他可不怕她淫威:“等会吧,我现在心情好,可不想被那药坏了心情。”

“心情你妹!凉了就没效果了!在厨房吗?我给你拿来。”秦恬转身就走,留下他忍不住苦了脸,恨啊!为什么她好死不死是中国人,那么迷信所谓的中医,那些中药简直不是给人吃的!

直到秦恬出来,他的表情还保持着苦逼,秦恬拿着药笑了,无比邪恶:“我就喜欢看你吃药时的表情,好心让你一个人喝,省的嘲笑你,你偏偏喜欢当着我的面喝,来吧,娱乐一下我吧帅哥。”

“哼!”他接过碗,看着里面冒着热气的黑色药汁,咬咬牙,一口气喝了下去,恶!他还是要说,比在西伯利亚吃的发霉的米糊还恶心!

秦恬收了碗,回头又拿了一罐药膏,拿着小凳子坐在他身边,掀起毯子:“前天按摩过了吧?”

“恩。”

“那今天该按摩了。”她撩起他的裤腿,摸了摸他的膝盖,温润的手和膝盖一接触,他忍不住一僵,她皱起眉,“这么冰……你丫晚上又踢被子吧?!”

“没有!”每天起来都好好的。

“你说没就没?我问奥古去,他总帮你隐瞒,半夜起来给你盖被子,你肯定踢了!”秦恬冷笑,“狼狈为奸,病好不起来倒霉的还不是你?以后再折腾,就把你绑在床上!”

“哼!”倒霉就倒霉,不有你伺候着么。

秦恬抹了药膏在他的脚踝和膝盖上,手法熟练的开始按摩,他感觉到药膏渗入皮肤发挥作用时的暖意,微微的叹了口气,秦恬一边按摩,一边絮絮叨叨:“我的针灸课程学的也差不多了,虽然不专业,但给你日常弄弄还是没问题的,你受寒太严重了,要是恶化下去,别说冬天痛晕过去,以后夏天都会冷得难受……”

小海突然走了出来,双手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巧克力牛奶,小心走着防止洒出来,然后顺利到达他身边,把牛奶放在了他手边的小桌子上,见两人都盯着他,有些局促的解释:“我看到锅里有多的,海因茨叔叔刚喝了那个……”他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肯定很想吐。”

他心里暖烘烘的,摸摸小海的头低声道:“乖孩子,睡觉去吧。”

秦恬也笑得很得瑟:“乖,会疼人了,不过疼错了,你海因茨叔叔这货不爱吃药,欠收拾,以后给不给他巧克力奶,得看他表现,知道不?睡觉去吧!眼皮都打架了。”

小海揉揉眼,走回屋中。

秦恬继续按摩,空气中混合着巧克力和药的味道,怪异,却出乎意料的好闻。

“你的工作完成了吗,要不要等会我给你拿来?”

“差不多了,时间宽裕,等会我在这睡一会。”他懒洋洋的道。

秦恬于是不说话了,擦完了腿,放下裤管,盖上毯子,接着开始手腕和手肘,最后是肩部。

“你昨晚做噩梦了吧。”她又问。

没什么好否认的,他低低的恩了一声。

“如果真的太恐怖,你可以找下心理医生,我听说政府有专门出资成立了这么一个部门,专门……”

“没什么的。”他打断她的话,皱眉道。

秦恬还是担心:“都一年了,还是没法面对,会变成心病的,不,已经是心病了,小心忧郁症。”

“哪那么容易忧郁症。”他嗤笑。

“憋出病来就是忧郁症!”秦恬坚持,“你既然不肯跟我们说,我就不问,但你可以跟心理医生说,你又不认识他们,说了就忘,有什么关系,他们还能开导你。”

可是跟他们说又有什么用,真正需要理解自己的,不就是你们么。他沉默,一直想把一切都扔出来,好长长的喘口气,可到了嘴边,看到这家人的笑脸,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太痛苦,太残酷,就算说出来,都好像成为了一种罪恶。

逃过了枪毙,逃过了审判,能够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觉得过去那十几年无足轻重,只是每当独自一人,每当闭上眼,那些场景,那蚀骨的寒冷,却又铺天盖地,如跗骨之蛆,让他恐惧到心悸。

这都是你该的!他记得分别前秦恬的大喊。

没错,他现在知道了,都是他该的,所以,他没有怨言。

肩胛骨暖烘烘的,让他有些疲倦,他慢慢的合上眼皮,感到秦恬替他拉上衣服,扣了扣子,盖上毯子。

“喂,别睡。”秦恬拍拍他,“虽说有太阳,但毕竟是深秋,还是会冷的,进屋去睡。”

他无奈的睁开眼,这一拍,瞌睡全没了。

“不困了?不困了工作吧,或者看书?你不是很快要考试了吗?”

他叹气,见秦恬作势要给他准备工作用品,他忽然鬼使神差道:“你不想知道我那十年怎么过的吗?”

秦恬一愣,半晌,摇摇头:“我好奇,但不是非得知道,要是说了让你难受,你可以不说,我不听又不会少块肉。”

“坐下吧,十年,能说很久呢。”

我很庆幸我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而有些上司正好缺只鸡来儆猴,我被降了级,还开除了党籍……相当严重的惩罚,至少在那时,让我忐忑了很久。

我不再属于党卫队,被整编到了国防军体系,在第四集团军重新干起,而此时,奖章易得,军衔却难升了,一个满身军功章的士兵说不定只是个上尉,我更是只能保持中尉的军衔不动摇,慢慢的在战场上求存。

你还记得霍夫曼吗,那个听说和你吵过架的军医,他临死前塞给我一瓶药水,让我得以消掉手上代表党卫军的纹身,我不知道奥古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也不知道究竟命运干了什么,总之这么一年间,我竟然脱离了党卫队,彻底的。

然后你也知道了,明斯克,包围,俘虏……

我们被押送到了莫斯科,那儿的人给我们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游行。

这是所有德**人的耻辱,我们尽量让自己的衣着显得整齐,让自己的面貌看起来精神点,但是没办法,我们几个月都没有洗澡,身上都是虱子,肮脏,褴褛,更多的人因为饥饿和食物中毒面黄肌瘦,不得不伛偻着,捂着肚子和伤口走路,有很多人呕吐,还有很多人憋不住,拉在了当场……

全莫斯科人都见证了这群可耻的战俘如何脏污了他们神圣的红场,但那又如何,我们尽力了,耻辱是战败的附属品,承受是我们的义务。

然后,很直接的,西伯利亚。

大部分人的工作,就是挖煤。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样的生活,可能表面上看很痛苦,可是回想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生存成了底线时,一切苦难都显得美好,就像当时一个同僚说的,当一切不能再差时,那么就是它渐渐好起来的时候。

sususos

威望:3878注册时间:2011-09-09
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2011-11-08 13:26 只看该作者 488 #
苏联人的仇恨是显而易见的,每天的食物与劳动完全不成正比,一开始还好,等到天气变冷,每一天都有人冻死饿死,于是很多人的工作变成了抬尸体,挖坑掩埋。最好的工作是在伙房帮工,就算砍柴烧火也能比别人多得一心半点的食物……我当然轮不到,我人缘并不怎么好,很长时间我都觉得,其实我就是死的,只不过脑中还有一点可怜的思维活动保存了我的生机。
第一年是最难熬的,仇恨是那么深,虐待像家常便饭……我就在那时候失去了一只眼睛。什么原因?呵,你真想知道?我给一个杂种擦鞋,他说我擦得不干净,用抢来的德国制式马丁靴踢了我一脚,踢得很精准,我当场就看不清东西了,然后,你懂得,治疗永远不会及时。

好歹我活下来了。

第二年,天气变暖的时候,元……希特勒死了,很快,投降了,我们经历了很久的嘲讽,不过感觉日子渐渐好了起来。战俘越来越多,分担工作和食物的人越来越多,我学会了在冻土里寻找一心半点的菜籽,草根和树种,只要嘴里含着一点东西,无论什么味道,那都让我觉得自己不会饿死。

天气又冷,在更多的人饿死冻死的时候,我又,哼,很奇迹的,活下来了。

你的棉袄的功劳?

开玩笑,就你这破袄子,还不如俄国人的睡衣可靠!

挖煤的感觉怎么样?你可以去挖挖看,俄国人在上面打眼放炮,我们就进洞里拣煤渣,一天下来全身都黑得跟非洲人似的,只剩下两只眼珠和一口白牙。战俘营的卫生条件能好到哪去,他们给我们的洗澡时间也就那么一眨眼,我冲掉表面的煤灰后,得花大半个晚上去抠耳朵里的煤灰。

至于吃的,刚开始只有一天八百克的面包,还没有果酱,你可以想象,八百克,手掌一托,几口就没了,吃完就等着下一个八百克,这足以让很多人饿死。

后来好了点,时间久了,大家也没什么兴趣去相互折磨了,我们这群人基本都是高中以上文化,各方面来讲都比那群粗鲁的文盲好得多,渐渐的也能在工厂一些重要职位站稳脚跟,和那些苏联自己的矿工基本上同工同酬了。

所以说,当一切不能再坏时,以后的发展趋势,也只能是慢慢变好,只是这变好的时间,长得有点让人绝望罢了。

我们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才渐渐获得平等的地位,接下去五年……反而比前五年更加难熬。

为什么?你看着一批批人放回去了,可你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只能每天不停的干活,你会怎么样?这真是一种煎熬,尤其是当你知道,你的家乡……还有人……在等的时候……

你别多想,没说你。

有没有人追我?你觉得可能吗?那是肯定的!

虽然缺了一只眼,但好歹我无论外貌和素质都是出类拔萃的,比那些伊万强了不知道多少,垂涎我的女人不知道多多少……我怎么可能看得上!

更何况,我肯定要回来的!

也有人试图逃跑,但是还没逃就被发现了,当场枪毙……这两个人傻,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棉衣也不知道路线,他们怎么可能穿越这片荒原到达德国?沿途还有那么多充满敌意的人等着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反正一次以后,就再没发生过类似事情……无论表面看起来如何平和,我们终究是战俘,住的,终究是监狱。

至少,我活着回来了,十年,虽然落下一身的病,好歹我遵守了诺言,我活着,还回来了。

你耳朵听不见时我跟你说了什么?

不,你不会想知道的。

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就行了。

别死缠烂打的,我渴了!热柠檬水!

看着气鼓鼓的走进房中的身影,他轻轻一笑,闭上眼抬头,让整张脸沐浴着阳光,脑中却回想着,他那天,到底说了什么?

“秦恬!你给我听着!你不是打不死的小强吗?给我好好活下去!别再掺和进这场战争!就算你知道什么!枪子儿可什么都不知道!别妄想改变什么,你什么都做不了!这次要是不死,你就给我滚回去!滚回法国!或者滚回你的中国!乖乖等着奥古来找你,过你们的小日子!别再让我在战场上,或者任何危险的地方看到你!否则,我就杀了你!听到没有!给我活下去!或者替我活下去!”

秦恬:“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她摸摸耳朵,大吼,“我耳朵听不见了!”

他心里咯噔一声,但时间紧迫,只好放慢语速,夸张了口型:“回去!等奥古!好好活下去!”

“我真的听不见!”

他气急败坏抓住她的肩膀:“活!下!去!看口型!活下去!”

这,就是全部。
喜欢阅读
  • 纪少的恃宠娇妻

    纪少的恃宠娇妻

    为了完成母亲临死前千叮咛万嘱咐的遗愿,傅语沉同意替嫁给纪亦泽,谁知大婚后就被父亲傅兴安下了药,一心算盘着自己的退路,一边要想办法让他同意和傅兴安合作……

  • 情意绵绵:许你深情尽余欢

    情意绵绵:许你深情尽余欢

    天色黯淡下来,就是赛车手的天堂。飘雪的冬日,炙热的夏天,天大的恩仇,缠绵的情愫。到底谁是幕后主使,到底是谁在背叛……

  • 霍先生婚后再爱

    霍先生婚后再爱

    为了跟霍靳琛结婚,沈微雨用尽了手段,换来的却只有情敌的挑衅和一纸孕书。她终于忍无可忍决定离婚,冷落了她三年的丈夫冷漠一笑,“除非死,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婚!”死?不久后,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着,霍氏总裁隐婚三年的妻子立下遗嘱,此生不再踏进霍家大门!

  • 强势宠爱:娇妻,乖一点!

    强势宠爱:娇妻,乖一点!

    公司倒闭,父母遇害,商业王国一夜倾塌。她步步为营,讨得他的疯狂宠爱,两人在感情的旋涡中越陷越深……被仇恨蒙蔽双眼的她盗取公司机密,亲手毁了他的公司结果却发现这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可大错已铸成……

  • 富可敌国

    富可敌国

    女友因为我穷给我戴了一顶绿帽,却不知家族禁令提前解除,现在的我富可敌国。

  • 美妙心灵·华丽转身

    美妙心灵·华丽转身

    这是关于一个有故事的农村姑娘,只身一人来到大城市北京,努力奋斗、努力工作的励志故事。并且在奋斗的路上,遇见了继父丢失的儿子——宁宁,也就是她青梅竹马的哥哥。他们是如何认出对方的?又是如何最终走在一起?种种疑团都在作品中为您呈现......

  • 血煞仙域

    血煞仙域

    天地浩荡,日月当空,皇天大陆,天骄并起,群雄逐鹿。八年前,少年江枫,被家族弃于妖兽山脉。然,八年后,强势归来,一人一剑,败天骄,压群雄,逆天崛起,制霸五域。圣女?只够资格给我暖床;圣子?只够资格给我背剑!

  • 恐怖殡仪馆

    恐怖殡仪馆

    我叫凌余,跟大胖一起在殡仪馆工作,有一天殡仪馆里来了一具身穿香奈儿的漂亮女尸,我把这套香奈儿偷了回去,送给了女朋友,接着,一连串的邪门事情发生了……接连的死亡,一步步逼近我跟大胖,我们又该如何逃脱死神的追逐?

  • 猜你喜欢
  • 战起海因茨同人图
  • 海因茨战起番外篇
  • 战起海因茨番外篇
  • 战起1938海因茨番外
  • 类似战起海因茨的男主
  • 战起1938海因茨同人小说
  • 类似战起海因茨的电视剧
  • 战起1938关于海因茨的番外
  • 类似战起海因茨的小说
  • 战起海因茨番外
  • 热门推荐
  • 女学生遭多人围殴
  • 华为招聘
  • 学法网
  • 燕郊网城
  • 香山网
  • 史上最牛毕业证
  • 淘汽档口
  • 栗子
  • 鼻窦炎
  • 低血糖
  • 腰疼的原因有哪些
  • 肝炎的早期症状
  • 牛仔裤
  • 钱枫
  • 背包品牌
  • 第七色
  • 杨永晴
  • 欧美无码
  • 林钰轩
  • 张晓龙陈思斯结婚照
  • All Right Reserved 资料库